《俱乐部》 | 李喆——为狩猎运动正名

策划 | 夏子柒
 文 | 贾若

 图片提供 | WILDER

作为狩猎运动和文化推广者,“WILDER”品牌和俱乐部创始人,李喆在接受我们采访过程中,谈的最多的并不是狩猎的乐趣,而是尊重生命。

李喆的父亲是省队射击运动员,与王义夫是队友, “从小跟随父亲练习射击,有射击情结。”2002 年,移民加拿大,开始正式接触狩猎运动。2004年,创立猎装品牌SHOOTERKING, 并逐步成为主流品牌。2012年回国,以北京为中心,开始运营以国际狩猎运动、户外原生态旅游和推广渔猎文化为主的品牌“Wilder ”。

吃掉它,才是尊重它

一些狩猎俱乐部喜欢把狩猎描述“土豪运动”和“感官刺激”。我很不认同这两种说法。狩猎运动首先要尊重生命,我们打猎的原则之一就是要吃掉猎物,否则它就变成纯粹以猎杀为目的的行为,这是根本的错误。对于一些比较大的猎物,如果你和同伴吃不完,可以分给当地居民,或者通过检验检疫,送到当地肉制品厂,制作成食品。

我们从来不浪费食物,这也是狩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每一次出行都要遵守的原则。有些人开始接触狩猎,新鲜猎奇,但这不是以杀戮为目的的。狩猎是一项非常辛苦的运动,天不亮就出发,晚上才结束,一天辛劳,仰望星空,更多是一种生命体验,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对生命的敬畏。

是运动,不是杀戮

狩猎是一项专业的运动项目,国际上参与狩猎运动必须持有狩猎证,否则是违法行为。它需要专业的培训,没有培训就没有安全保障。在国内,需要进行包括政策法规学习、射击训练、射击安全、猎物跟踪、猎物处理、狩猎文化等在内的培训。到了国外,还需要根据当地的法规和文化,进行培训,通过这些培训和实际操作,全面培养一个合格的猎人。

今年9月12日,有望成立“狩猎专业委员会”组织,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下的二级协会,这个委员会的主要作用就是规范狩猎运动,贯彻《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关于猎捕方面的指导和监管。保护优先,只有科学保护,狩猎运动才能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我们是发起成员之一。

狩猎也可以是保护

在北美,加拿大灰熊的数量有一定的配额,它属于自然生态环境下的狩猎,每五年报告给“国际濒危大会”,大会通过数量来给出狩猎的配额,很多国际组织进行有效的监督。这样既能带来收益,又能保护,让野生动物保持平衡,进行科学的控制和保护。所以狩猎运动必须建立在完善的法律体系下,狩猎的部分收益用于野生动物的保护、繁育和基地建设。经济学成本理论认为,既然狩猎已经成为人类传统,盗猎行为屡禁不止。那么,当管控成本远远超出社会成本,不如将其市场化,进行科学有效的管理和资源再分配。这就是所谓“以猎养护”。

据报道,1900年左右,南非的犀牛已接近灭绝,而如今它拥有世界上85%的犀牛。在许多动物保护专家看来,南非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它在动物保护领域引入了市场机制。1968年允许对规定数量的白犀牛进行商业狩猎。在那时候,南非全国也只有840头白犀牛。

狩猎在保护白犀牛的过程中扮演了关键性角色,因为这让私有资本明白,参与白犀牛的繁殖和保护是有利可图的。对于狩猎场而言,野生动物是他们的资产,他们有强烈动机使动物繁荣多样。他们会限定射杀数量,保护怀孕、尚未长成的野兽。狩猎场还会干预动物繁衍,增加种群数量,好给当地带来人气。通过狩猎保护野生动物,这已经是公认可行的做法。

狩猎运动是一种生命体验,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对生命的敬畏。

为什么选择南非

在国际主要狩猎地区中,南非有几个方面的优势。首先,南非可供狩猎的物种比较丰富,大体上有50余种;第二,当地有大量的野生动物园和猎场,无论是旅游还是狩猎,能够提供更加丰富的选择;第三,猎场硬件设施比较完善,运营成熟规范,服务专业,在世界范围内也属于比较领先的;第四,南非是新兴国家,生活成本较低;最后,由于是围栏狩猎,导猎员对于猎场环境和猎物数量比较了解,狩猎强度相对比较低,能够让更多的人接触到狩猎运动。

“坚定的野生动物保护者”。这是我们联盟和委员会的一种态度,要让每一位参与狩猎的人都清楚你是一位野生动物保护者,同时也是一份责任。

今年我们在南非的伊丽莎白港成立专门机构,与南非专业机构合作,其中包括南非导猎协会的副会长、南非标本协会的会长等,为客户和会员提供专业高规格的服务。目前正在逐步增加和完善新的狩猎产品,生态旅游产品,还包括标本制作在内的定制化产品,逐步形成专业、全面的产业链。

俱乐部的意义

狩猎是一项高品质、高消费的运动项目,所以狩猎俱乐部的会员来自一些特定人群。我们的会员,一方面来自一些高端社群和品质俱乐部,另一方面,来自线下的专业射击比赛。我们自己也会设计一些适合更多人参与的线下体验活动,比如价格在5万元左右的南非入门级狩猎体验。除此之外,逐步建立并联合一些线下的基地,中国狩猎运动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没有增量,要发展国际狩猎,首先要把国内做好,让更多人了解狩猎运动,建立正确的狩猎观念,了解狩猎文化。

目前,国内的狩猎场所没有得到很好地利用,首先是经营者观念的问题;其次,对于国际先进的狩猎运营模式和机制缺乏了解,而这两方面恰恰是我们的优势,希望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利用现有资源,加以改造和完善。这一切都是培育和完善市场和行业的过程,只有这样狩猎运动才能更好的发展,俱乐部也能更加良性的运转。非洲有句谚语:一个人走得快,众人走得远。这也是俱乐部的意义所在。

《华盛顿公约》全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于1973 在美国首府华盛顿所签署。华盛顿公约(CITES)的精神在于管制而非完全禁止野生物种的国际贸易,其用物种分级与许可证的方式,以达成野生物种市场的永续利用性。该公约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可归类成三项附录,附录一的物种为若再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灭绝的动植物,明确规定禁止其国际性的交易;附录二的物种则为目前无灭绝危机,管制其国际贸易的物种,若仍面临贸易压力,族群量继续降低,则将其升级入附录一。附录三是各国视其国内需要,区域性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

编后:听了李喆的讲述,加上WILDER这个名字,不禁让我想起杰克.伦敦的名著《荒野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也许我们越文明,越希望回到元初的那个荒野,暂时逃离社会的纷繁和恐惧,感受生命和自然的挣扎与悲壮。李喆的讲述中有一个细节令我感动,一些成熟的猎人,当他们瞄准猎物的时候,任务已经完成了,并不扣动扳机。

现代狩猎运动除了满足人类本能需求,更为重要的是它的理性和文明属性,每一次枪声响起,每一个猎物倒下的瞬间,狩猎结束,紧张与兴奋过后的黄昏和夜晚,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作为在竞争关系中占绝对优势的人类,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如何把这种体验留给我们的后代,而不是竭泽而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