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 | 万国猘——摩托骑士并不神秘

万国猘—摩托骑士并不神秘

策划| 夏子柒 文| 贾若 摄影| 陈澍

 

猘——有疯犬的意思,加上关于摩托车俱乐部的各种江湖传闻,好莱坞电影里朋克哈雷壮汉的威严形象,让采访前多少有些忐忑,见面立刻发现这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猘新

塞闷(Sayman),是THE MAD DOG MOTORCYCLE CLUB万国猘摩托车俱乐部(MDMC)中国的President(总裁),初次见面就有种熟悉的亲切感,有点像一个美国北京大爷。聊起来才知道他在北京已经生活了30多年。刘兴力的职务是Secretary“书记”,一个很中国的“头衔”,1992年开始,两个老男孩相识到现在已经25年,他们的媒介就是摩托车。

猘1

Sayman是北京第一个申请到正规牌照的哈雷摩托车主,这在当年非常麻烦,摩托圈里也传为佳话。虽然两人相识多年,但2009年,刘书记加入MDMC还经历了小小插曲,“刚开始的时候他暗中考察我,但并没有通过,嫌我骑得太烂”。Sayman哈哈大笑,有些不好意思“现在不同了,现在很好”。

 

漫长而严格的考察制度

要成为一个MDMC(万国猘)会员,你需要有一辆400cc以上的大排量摩托车,车况良好,有牌照和执照。更重要的是,你必须挚爱摩托车,认同兄弟情义。入会有着非常严格的考察程序和制度。新人先参加聚会,跟大家一起喝酒聊天,先“合群”,彼此慢慢熟悉。如果彼此达成初步的认同,这是就要有两个正式会员作为“介绍人”,有点像入党介绍人的意思。

这时就开始经历如下阶段:朋友——积极分子——预备会员——正式会员。从积极分子到预备会员,至少两个月观察期,从预备会员到正式会员,至少6个月以上。这个过程中,必须参加两次隔夜骑行,也就是长途的骑行。必须参加国际活动,让大家进一步考察,加深了解。最终,正式会员民主选举产生,必须全体正式会员一致通过,每个会员都有一票否决权。从某种意义上说,比入党还要严格。成为正式会员有庄严的仪式,宣读MDMC誓言,纹身包括MDMC的图腾和会员号码。与多数俱乐部不同的是,MDMC是一生的交付,不是来玩一季,而是终生的加入和认同。在解释为什么如此严苛甄选制度时,刘书记说,我们经常十几辆车到山中骑行,安全是第一位的,我们必须彼此信任,可以把生命交付给对方。

猘4

 

现代骑士精神

对于普通人来说,了解这些壮汉骑士,多数是从电影上来的,皮衣、朋克、纹身、夸张的配饰等等,有些甚至与犯罪有关。这就是所谓的1%俱乐部。Sayman特别指出,MDMC不是1%俱乐部,1%俱乐部只强调组织的重要性,一切为了组织,而MDMC第一位的家庭,第二是事业,第三才是俱乐部,热爱骑行。“我们热爱摩托车,骑行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全部。”当我们的女记者问Sayman为什么不接受女会员时,老头儿哈哈大笑“we are boy club”,所有人也笑起来,“我们生活中有妻子、母亲,我们爱她们,虽然她们有时候有些啰嗦。”Sayman做了一个鬼脸儿接着说“但男人有时候需要逃离现实生活,与伙伴在一起,独自思考,这同样非常重要。”在女权主义如此敏感的当下,Sayman没忘记找补,“这不是说

我们不喜欢女性,我们非常非常喜欢”。MDMC每月第一个周日是公开骑行日,会员可以带妻子、女朋友一起聚会,非常欢乐。“我们也会与女车手一起骑行,这涉及一个深层次的话题,就是现代骑士精神。”刘书记继续解释,所谓现代骑士精神就是,忠诚、勇敢、慷慨、奢侈、幽默,尊重和热爱女性,“and steak”,“对,还有牛排”Sayamn笑着补充道。

猘5

天下MAD DOG是一家

与多数俱乐部不同,MDMC的会员数是保密的,因为创始人汤姆·里贝尔有军人经历(现代摩托车俱乐部是在二战后由退伍军人发起),他希望俱乐部是一个有纪律的严谨的组织,这也为MDMC增加了些许神秘感。但在俱乐部内部,他们不仅能叫出每一个会员的名字,而且彼此非常了解对方,有着兄弟般的情谊,老会员会倾囊而出,帮助技术尚不成熟的新会员提高车技,并建立了一整套切实有效的训练方法,没有任何商业诉求。

猘6

每年MDMC有两次国际大会,国际委员会组织各分部的总裁共同讨论俱乐部会员发展,帮助弱势群体的情况,骑行的情况等等,委员会成员由选举产生,组织架构非常严谨。正是基于这样严密的组织形式、严格的会员甄选程序,使得即便未曾谋面的会员也有充分的信任。“只要你有这个,那我们就是兄弟”刘书记指了指胳膊上的纹身。为了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每年由各个分部轮流举办专题活动,来自各分部的会员一起喝酒、聊天、骑行,齐聚一堂。会员到不同的分部出差旅行,也会得到当地的支持,酒店、出行、聚会等等事无巨细,赶上周日,还可以共同骑行,“是家庭关系的延伸”。

猘2

帮助弱势群体

每年MAMC都会组织一个大PARTY,有美酒美食,有北京一流的乐队,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深夜,意犹未尽。但并不是单纯聚会,而是一次慈善活动。

每一个MAMC分部都会做慈善,帮助弱势群体。北京MDMC的帮助对象是“牧羊地儿童村”(Shepherd’s Field)。美国人贝天奴(Tim),原来是一名教师,先是收养了一名残障女婴,后来辞去工作创办了牧羊地儿童村。在这里,他先后收留的3000多名儿童中已经有1/3 的孩子健康自信地走入温暖的家庭。2009年MDMC成立的第一个活动,就是为牧羊地的孩子募捐,以后每年一次。2012年北京哈雷车主会(HOG)加入。今年6月3日,活动名称为“翻·乐善”(Fun Raiser),赞助商和捐献者达历史新高。大北京MC联盟成员中的Mountain Animal、SuperPlayer、Horse gang、Pathfinder,还有Black Jacket、Metrust等车队和个人在看到活动预热海报后前来报名。MDMC不但组织北京摩托车社区的众多车队参与扑克牌骑行和狂欢party,还邀请他们一起把爱心送到牧羊地。

猘3

为了增加慈善活动的趣味性和影响力,MDMC邀请国际学校的学生乐队来举办演唱比赛,孩子们的家人也会来参加,慈善日同时成了家庭日,也在孩子们里种下慈善的种子。“明年你们必须来”采访结束时,Sayamn与我们约定。


MAD DOG 的创始人Tom Leber(中间),周围是各个分部的Presidents中国分部创始人Papadad
猘zhì:猘,力大不如獒,然匪勇甚之
狂犬,疯狗:“夫猘噬固能伤人,而豺声亦当自毙。”
疯狂的:“狂马不触木,猘狗不自投于水。”
凶猛;勇猛:凶猘。“曹公闻策平定江南,意甚难之,常呼‘猘儿难与争锋也。’”
Secretary“书记”刘兴力与THE MAD DOG MOTORCYCLE CLUB
万国猘摩托车俱乐部(MDMC)中国的President(总裁)塞闷(Saym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