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 | 中国企业家的归宿

文 | 刘阳

 

壹次聚会中,我偶然提及:中国企业家未来的归宿应该还是俱乐部。这话引发众人的讨论,有人说:你做《俱乐部》杂志,所以明显是给自己讨生意。我不以为然,因为媒体的生意不是这么讨要来的。我们要做的是对别人有用的事情,对于企业家阶层的归宿,我也有了一番自己的见解。

大约在上世纪末的90年代,社会上曾经传播过一阵子“要对中国企业家好一点”的呼声。大约那时候的政策、体制等方面都在限制着、抑制着这些财富的创造者。好像也从那之后,有学者认为在“三个代表”理论提出之后,企业家阶层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好过了。

到了今天,有位国外的社会学家对我说:在全世界各地,从未有任何地方给予了企业家——有钱人如中国这么大的话语权。在中国做企业真是太幸福了。当然,这位象牙塔中人很可能不知道现实生活中的企业家、创业者们会面临怎么样的困难,他只是在电视、互联网媒体上看到了一群群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家们粉墨登场、“肆无忌惮”的样子。

我问,为什么你觉得他们“肆无忌惮”。他反问我:为什么这些企业家什么都敢说?哪怕自己不懂、不会、说得不对的东西都会得到大众的认可?你们的学者,你们的文化人在哪里?

很显然,他不太了解中国社会的话语权体系的构成。但是他看到了很多“事实”,看到了在他们那个国家中人人都会警惕的“有钱人”进入公众话语权体系的问题。

这种讨论其实很难进行下去。但是我从他的目光中感到了一些危机。

当一个企业家社会不缺乏教育资源的时候,以自己的话语体系办“大学” 的时候,当一个企业家明明做了“庞氏骗局”却至今逍遥法外被誉为理想不灭的时候,当企业家们走向前台代言自己的产品的时候,中国的企业家阶层是否整体走进了一轮新的迷局中?

我提出问题,却没有答案。

有人告诉我,这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人格化营销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屡见不鲜。

但我看到的是一系列的骄傲与自大。看到了一些人以传承为名,肆意宣讲着连自己都似是而非的“文化”。当文化不再掌握在文化人手中的时候,将是一种道统上的灾难。当人们以经验替代科学,低俗化文化,并使之扩张成产业的时候,整个社会对文化、对知识也就再也没有了敬畏。

人们常说十年浩劫导致了中国文化的断层,而今天拥有财富与话语权的人,对文化的肆意涂抹则会让我们的文化未来走向迷途。

传统中国从未有过如今天一样强大的企业家阶层,因此他们也没有往回看的参照。而其他区域的传统,被我们天然地排斥着(虽然,身处其中的人多少还有些身不由己)。路在何方?

我想到了,在很多采访中,不少人提到:“我多想回到童年。”此刻,我们是否可以回望这一代中国企业家的童年?

把名字埋藏在一个组织的logo之下也曾是一个时代的光荣。小时候,电影中的英雄形象有个统一的称谓“中国共产党党员“,而当我们做了好事,最兴奋的那一刻也是告诉受助者,“我们是少先队员”。

在公益领域,把捐助人与被捐助者隔绝在公益组织的logo两边,反应着一个组织的思维高度。也反应了捐助者的认知水平。(任何捐助在另外一个维度都是对受捐助对象的伤害,因此公益组织不仅起到组织管理捐助的目的,更重要的作用还在于在心理上减少受捐助对象的负担。如果你见识过捐款之后,让受捐助对象歌唱《感恩的心》多少就好理解了。)埋没自己的名字,归于组织需要更大的情怀。

先富起来的一代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叶,正是在一个个当时兴起的城市俱乐部中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认同。在俱乐部当中,他们逐渐学会了一个阶层的礼仪,找到了彼此交往的方式,开启了走向世界的征途。甚至在如阿拉善基金这样的公益组织中,当时中国的一线企业家们尝试了内部的“共和”。

个体化的社会让每个人野心爆棚。此刻的回归,让自己成为一名虔诚的会员,一个听众,一份公益力量的提供者……让财富带来的狂傲在同样狂傲的人中间达成力量的平衡。

俱乐部不同于社群,这里没有领袖,没有鸡血与鸡汤,没有如海一样的流量,没有必须时时刻刻需要引爆的激情。

在这里,永远都是和你一样级别一样理想的人,大家相伴永久,你只会越来越谦和。把名字埋藏在一个组织的logo之下也曾是一个时代的光荣。

当我采访长安俱乐部元老级会员的时候,我才真的体会到永久这个词的可贵。他们可能是一个时代叱咤风云的企业家,而退隐江湖后,大家依旧在一起打打网球,游游泳,看报、聊天。

“永久”这个词,就像婚姻一样,不是从老了、从退休的那一刻才开始,而是伴随着你的整个生活。

 

除了俱乐部,我甚至还设想过另外一种归宿:

在中国南海的某处小岛上,有个神秘的部落。每个部落成员都曾是一个领域的风云舞者,现在他们全都淡出公共的视野。每年在一个特定的日子,他们会在这个小岛上聚会,欢迎最近加入的成员。而这些新成员全是业界的翘楚。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个共同之处,就是这些人全都是得到了这个部落的恩惠。加入部落的时刻,就是他们把自己的财富也包括他们自己本身交给了这里。这里每个部落成员,都拥有无限的财富(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早已不重要),而且他们都能够得到终极的幸福保障。他们都知道幸福是舍得,而不是索取。所有人在一个新的维度上追求更高层次的意义。全世界只有最优秀的人,才可能得到这个部落的关注,也只有经过长期的考察之后,他们才会对这些候选人发出邀请。这份邀请有两层含义:第一,被邀请人有机会让自己的事业得到极致的成功,第二,当成功的那一刻,也就是他必须理解舍得的那个瞬间。这个部落就是《桃花源家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