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headlines

【俱乐部】| 印象徐军利——非典型会所投资人

文 | 刘阳

文字整理 | 朱雪

摄影 | 雅静

化妆 | 思洁 Stuido

典型和非典型往往只在一点小小的区别,这个关键区别也许只在一个关键点的瞬变。

采访徐军利表面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或许那天他心情很好,带出北京人的爽朗,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表述,让我很多问题都没有来得及问,他就全都娓娓道来了。

徐军利1

作为典型的投资人,徐军利的规划中东升汇一定要做得与众不同。“我们要做和它们(其他俱乐部)不一样的东西。”说这句的话的时候,徐军利的眼中充满了一种神秘的自信。

的确,在硬件设施上东升汇早已超出了许多城市会所的规模,其精致程度,乃至会所院落布局中的文化元素都显示出投资人独有的素养。这一点,徐军利表示:作为一家顶级会所应该有的设施我这里会有,而更重要的是要赋予俱乐部一个新的概念。这个超越型的概念是什么,徐军利没有马上回答,却说了一个有趣的底限:别看我这里设施齐备,餐饮够档次,但这里绝对不是饭桶的聚集地。

这话说得朴实,但其实在普遍以餐饮、生活方式为核心表达的城市俱乐部投资人中,敢于把话挑明到这个程度的,徐军利还是第一人。在他的概念中,俱乐部总应该有着一些理想化的内容作为会员之间的连接纽带。而如果非要说功利的话,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产生的圈层,带来的效应,则可能是长长久久的事情了。

人们不是常说传承吗?除了物件之外,其实人际关系也可以传承。

 

知进退,提前转型收获时间

和很多会所投资人一样,徐军利算是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从高科技产品的市场化,到后来让他大获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徐军利说自己做生意的唯一准则就是:稳。也正是因为这个稳字,他以往开发的项目虽然体量不小,数量也不少,结果是“做一个成一个”。有趣的是,如此出色的业绩徐军利本人在媒体上却鲜有曝光。网络上能够查到与他名字相关的大约只有两个条目:一个是多年前他开盘项目时的报道,另外一个则是他投身公益事业的内容。

2014年,徐军利毅然终止了所有与房地相关的项目。这个决定显然是经过深刻思考后的结果,而他表述时却用了“我们不能给国家添麻烦”这样的话。“该退就退”——国家要挤压房地领域的泡沫,作为中型房地产公司的领导人,徐军利此刻表现出了非常强的政策领悟力。

和很多退出地产圈的人一样,徐军利看上了文化产业以及相关投资项目。从目前东升汇所承载的一些项目上,我可以隐约感觉到这个俱乐部未来可能成为徐军利事业的新载体。这不由得不让我敬佩他的眼光,当今天很多地产企业带着拖累,不得不去做文化转型的时候,徐军利早已从容布局,开始了下一轮的征途。

 

“我从未参加过任何俱乐部”

作为会所的投资人,徐军利却说自己从未参加过任何俱乐部。这不由得让我非常吃惊。紧接着,徐军利居然继续表示自己以前曾对“俱乐部”这个概念带有很强的反感。

1976年参军的徐军利曾经赶上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边,年轻热血的他写过请战书,也做过战备执勤。到了1980年,徐军利从部队回家探亲,看到城市青年在“俱乐部”中搂搂抱抱,纸醉金迷跳舞的情景,让他特别气愤。用那个时代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在外面流血流汗,你们在这里团团转。” 据说,这成了徐军利对社交生活认识的起点。

徐军利2

后来徐军利在事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用他的话来说,也是一个时代的成功人士。在北京某俱乐部中,会籍销售人员对他表示:加入这个俱乐部,你就可以见到各种部长、官员。有着北京爷们儿性格的徐军利立刻还了句:“我为什么要见部长?”后来当东升汇成立的时候,徐军利还拿出自己当初的这个段子来教育员工:“我们绝不允许做成‘可以见到部长’的那种俱乐部……”

在国内几次接触俱乐部都给徐军利留下了“恶劣”的印象,那么是什么开启了创办俱乐部的大门呢?

徐军利回忆,有一次他去南非,当地名人带他去了一个标注着1873年的俱乐部。“其实那就是一个房间,但是我一进去就有了种回到家的感觉”,这大概是徐军利对于俱乐部印象转变的起点。而后,周游全球的他还在许多国家被朋友邀请参观过各种俱乐部。参观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俱乐部时,酷爱高尔夫运动的他甚至用到“朝圣”这样的词汇。

很多中国的企业家把国外的好项目甚至一些优质的俱乐部品牌带入中国,希望这些机构可以异地开花。南橘北枳的结果,让他们不会满意。徐军利很显然也看到中国与其他国家俱乐部之间的差距,于是他并未以生搬硬套、揠苗助长的激进方式做自己的俱乐部。

他在描述自己俱乐部的发展速度时甚至在说:我们要做的是完善自己的服务体系,汲取其他机构的优秀经验,等待一个圈层形成,并加入到东升汇中来。

而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搭建中国的传承体系,让我们不会再为自己的生活中缺乏可以看到的历史而感到某种文化自卑。

如何做到这些?

 

非典型的文化情怀

如果说企业转型,对俱乐部的认知过程在徐军利身上看到了某些特质,那么在对于文化的认识与认知上,徐军利则表现出特别明显的非典型特征。从某种角度上说,文化投资和从事公益事业有几分相似。在这个方向上有着财富饥渴感的人或者机构是决不适合进去的。实力,具体来说应该是经济实力与长远判断力决定了在这个领域中布局者的格局。

和很多机构的、会所、俱乐部甚至这个领域之外的文化投资人不太一样,徐军利对于文化的看法是异常清晰的。如果说东升汇的建立多少有些摸着石头过河的意味,但在文化领域,徐军利把生意、情怀以及自己应该所处的位置想得很透彻。

目前在东升汇的项目中,徐军利投资了一些文化项目,这包括龙榆生的文化研究室、东升夜话,以及一些美食文化类的项目。这些项目有情怀

更是生意。更为重要的是,在徐军利的认识中,这些生意必须是既与东升汇相关,又独立存在且有着自我生命力的项目。

这种文化项目与会所之间清晰的关系,是很多俱乐部投资人不能明确的。正因此,不少机构的投资人才会把各种无法盈利的项目纳入到会员权益中,并以此自慰。

徐军利把东升汇看作一个平台,除了自己创造出的文化产品之外,也希望融入一些外来的因素。在他的意识中已经逐渐有了开放的心态,愿意纳入更多的合作者,集合志同道合者的力量共同把东升汇的文化项目做起来。

生意人的心态是我对徐军利的判断。在中国现实语境下,似乎这或许有点不那么让人舒服,但我却觉得这种很纯粹的心态恰是中国的会所、俱乐部乃至企业界近些年来所缺乏的。社会上对于成功人群的赞美加上移动互联网传播的推波助澜,已经让很多企业家迷失自我。越来越多的商业精英把自己打造成文化精英,布道给青年人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

徐军利却把持住了自己的本位,坚守了一个企业家身份,有文化情怀,却从不把自己打造成文化本身,赞助文化事业,但却从不以此自夸。对文化的敬畏感,大约来自他曾经在中科院体系下多年的从业经历。这是非常难能可贵之处。

在我采访的众多企业家中,徐军利身上所表现出的对文化的亲近感是最为真诚的,毫无表演与功利。文化不是企业家们凑在一起聊情怀、发动大众读书,站在舞台上装模作样地说一些自己都不甚了了的东西。文化有时候对企业家需求可能就是踏踏实实,不知结果的“无用”的投入。在徐军利的东升汇中有自己的图书馆,收藏了数千本颇具水平的藏书,甚至还包括全本影印的《四库全书》,他为这个图书馆配备了专业的图书管理员。敢于在“无用”的图书馆上做到如此极致,也只有他。

 

PRIVATE CLUB

这个英文单词本身代表着一种俱乐部的属性,其实在俱乐部行业是个通用名词。但是在中国,我却更愿意把它直接理解成:由一个私人老板投资,完全为了满足他个人理想、理念,而且全体员工都按照他的喜好去执行运营任务的俱乐部。这种俱乐部在中国不在少数。

徐军利对于自己的东升汇是否是这种“private club”未置可否。但是他表示:“单独的投资人(在运营方面)的理念,总可能有一些很狂野的东西。”尤其是做俱乐部投资的人,很显然他们都不是以纯粹营利为核心目标的人。在他们心目中往往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甚至可能是不能触碰的。

徐军利希望自己的东升汇是个可能传承下去的机构。也正因此,它的存在也必须对这个社会有意义,有了这个意义,才可能有人加入其中。而究竟选择什么样的参与者?这个标准很可能不是那么固定。但至少徐军利表示:“土豪不在他的选择视野内。”

如此老板让肯定运营这个俱乐部的人颇感难以应对。虽然徐军利说他目前在赔本运营,但谁也不愿意这种情况长期延续下去。那么,如何在运营与理想之间寻找平衡点则需要大智慧。

徐军利认为这是一个“痛苦的磨合过程”。管理者既要坚持运营本位,也要符合俱乐部长远发展的规划。其实这也是目前整个中国会所型俱乐部运营面临的普遍难题。而每个老板、投资人或许都有着和徐军利一样的自我认知:本人有脑子,还有很多想法,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且追求完美,伺候好我也是很烦的。

 

跨界对话

《俱乐部》杂志邀请一位上海高端俱乐部管理层人员,就他工作中面临的问题,对徐军利进行跨越式采访。因为这里的一些问题,或许这位管理者不方便直接问自己的老板。

徐军利3

问:对俱乐部实际管理人员,您要求他们做日报?周报?月报?

答:不太清楚,我跟俱乐部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是集团的董事长。

 

问:投资人会在俱乐部高管的微信群里吗?您会跟他们有微信联系吗?

答:没有。

 

问:外来的和尚是真的很好念经吗?

答:不好念。这个话不完全准确。解释一下,如果这个俱乐部是一个单一的投资人,这个投资人的意志、思想、包括话语会直接影响经营。但我想做到的是不干预经营,但是(有时候)这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所有的高管做不到,什么事都来问你,这事就变成另外一种模式,投资人+运营,这种模式是最容易撞车的,我比较倾向于我交给一个人就是一个人,我交给一个团队就是一个团队,我就是来玩的,到俱乐部来玩,但是做不到这点挺累的,很多事还得管。

 

:您选择俱乐部管理人的标准是什么?

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放手,但是你要是不能有效地执行我的意志,因为我给你规定了方向了,如果你不走这个方向那我就要上手了。

 

问:您会安排自己的亲戚在俱乐部担任要职吗?

答:没有。

 

问:您多久参加一次俱乐部的经营会,和高管见面?

答:随时。

 

问:用一句话来描述您对俱乐部发展的愿景?想做多大规模?挣多少钱?

答:跟钱没关系,做到一个极致就OK。

 

问:希望员工把您看成老板还是老大?

答:不太理解,老大就是黑帮,老大没有正能量。

 

印象结语:

用一个长句来表达我对徐军利的印象:

豪而不土,骄傲却不自大;

是爷们儿却不是大爷(北京话土语,双重音,“不是大爷”表示他其实很勤奋,尤其勤于思考);

自信所以不装,不用文化包装自己,对文化充满敬意;

不拿情怀出来说事;

说话朴实,但底线很高,你并非轻易能进他的圈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