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主义与青年崇拜【中国俱乐部现代化之二】

典型的俱乐部总有一面会员墙,把俱乐部的创始会员或者最知名的会员的名字镌刻其上。这传统真的最适合中国,树碑立传成就千古是我们的崇尚的。到了社群经济时代,依旧会有机构愿意宣扬自己的组织内部有多少多少的成名人士。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31-%e4%b8%8b%e5%8d%8812-02-33

借名人提升组织的影响力无可厚非,这也是俱乐部领域通用的做法。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的城市俱乐部发展第一个高潮期的时候,不少机构就是用当时社会上最著名的成功商业人生来吸引当时刚刚有点阶层意识的财富人群。那时加入一个俱乐部也就意味着有机会可以这些名人的名字放在一起了。

但如果今天,如果还有俱乐部想靠那些古老的、上个时代的名字吸引年轻人还会有效吗?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随着整个社会对于青年人群的重新认定,随着这个这会对于传统秩序的反思,传统的招纳会员的模式早已变得不那么可靠了。

近期我采访过两位新近加入传统高端城市俱乐部的青年会员,他们普遍反应是希望俱乐部能够吸引更多的与他们同龄的青年一代的加入。在他们眼中,这个社会中最牛的精英是否在这个俱乐部构成了这个俱乐部对他们的核心吸引力。其实换一种表达方式,那就是在这些已经加入俱乐部的年轻人看来俱乐部必须要表现出一种不同以往的活力。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31-%e4%b8%8b%e5%8d%8812-02-18

社会或者国家的活力绝对是要体现在青年身上。就像著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在访问美国时观察的那样,这需要一种年轻的文化。如果从历史到现在去观察美国社会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一群没有历史包袱的人,在一片新大陆上建立起来的不同以往的社会。

他们从打败强硬的当地土著开始,到向新空间进发,征服土地的过程已经塑造了这个国家的性格。崇尚个人自由,崇尚奋斗,崇尚征服新的领域。于是在工业化、战争经济、电子进阶再到新经济、环保经济、人工智能等等,每一项关乎“人类进步”的主张似乎都是和这个国家相关。

也正因此,在今天我们总感觉那个国家在促进着人类的进步。在进取中获得新的机会,也只有在没有退路的时刻才可能奋勇争先。

个体主义精神是塑造了美国的重要因素,而个体主义精神也必须伴随着青年崇拜才可能得以发展流传。这当然不能仅仅局限在社会给予青年人机会上,更重要的是社会的各个阶层对于活力生活的向往。他们不会以年龄来划分人的等级,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保持自己的独特性,也只有此,才是社会进步的基石。

青年人、具有活力的人得到社会的认可,才可能重塑一个社会的竞争力。这不同于我们国家以往将近百年对待年轻人的态度。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31-%e4%b8%8b%e5%8d%8812-02-01

上个世纪以来,青年其实作为对社会传统、文化的破坏性的力量出现了很多次。在一场场文化的浩劫中,青年人的冲动、勇气并没有用于塑造一个新的世界。而到了近年来,又有媒体不断提出青年力量接管世界的论调。

其实我完全看不出当今的年轻人有什么改造世界的冲动。在多数青年人眼中理想是生活富足之后的奢侈品。越来越多的90后在生活、工作中显得特别识大体、懂进退。城市里,青年人有能力的他们会走向海外,没能力的根本无法负担生活成本,多数人则是利用家庭的余荫获得生活空间。看似如美国社会一般的以夫妻为核心的小家庭其实完全无法摆脱大家庭的支持与扶助。

一切还如梁启超在1900所写的那样: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不同的只是我们不要单纯的寄希望与青年人,而应该是整个社会对青年与活力的崇尚。

文:冷语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