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慈善吗?

“过度地‘讨伐’章子怡等人,实际上是对中国慈善事业的一种打击!”“不信你去调查一下,我拿‘终身成就奖’的满意度一定会高于他(牛根生)。”“陈发树不如委托我去管理他的慈善基金会,我保证他的每一分钱我都会用得让他感动!”“比尔·盖茨当然知道我是中国的首善⋯⋯”

屏幕快照 2016-06-21 下午02.53.56

在以上那些话题中陈光标显得极富发言权,不久前他再次蝉联“2010年中国首善”之称号,很长时间里面对“作秀”的质疑他始终锐意前行,强悍的心理素质非常值得借鉴:“我做了好事就要到处说,因为,不说难受。”

在这位中国首善的故事已经变得家喻户晓的今天,我们只请他评说一番那些在慈善中挣扎的名人们。或许他们自己也感到困惑—烦恼,无尽的烦恼竟因慈善而起?

敢于慈善原本是说明财富来得问心无愧。但是,“诈捐”、“作秀”、“富而无道”⋯⋯类似的声音显得不绝于耳。抑或那个“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时代已经消失?被慈善“闪了腰”的不仅仅有明星章子怡,有福建首富陈发树,还有攀上过世界最高峰的企业家王石⋯⋯或许相似的问题存在于一个阶层,他们发现,有能力慈善却竟然如履薄冰。

章子怡VS陈光标:“不要再讨伐章子怡等人了”

谈起章子怡的“诈捐”,陈光标显然出手拉了她一把。

“过度地‘讨伐’章子怡等人,实际上是对中国慈善事业的一种打击!”这是“首善”对待“慈善新兵”的一点庇护与提携?在本次采访中,我们再次聊到这个话题。

“和我此前的态度一样,只要做了慈善,捐了款,就不要过度的吹毛求疵。她捐100万也好,捐50万也好,重点是她已经捐了,慈善没有门槛的,我们应该对想要慈善却缺乏经验的人,多一点包容,多一点鼓励,多一点掌声,多一点微笑。那些一味指责别人的人,拍拍心口自己为慈善做了什么?”

近半年来,这位国内风头最健的女明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一袭黑衣泪眼婆娑地出来致歉,渴望平息公众一轮高过一轮的讨论乃至讨伐。今年6月,当她身赴四川出席一个关于灾后重建的公益活动时,再一次用泪水总结了经验教训:“做慈善不能只靠一腔热血。”令人叹息又是一个“好傻好天真”的典型案例。

关于章子怡的解释—“大部分善款都是国外好心人口头答应的捐助,追款和落实的过程非常艰难⋯⋯”对此,陈光标又是一副“过来人”的泰然处之:“不要求承诺,也不要去追款,慈善本是自愿行为,要给他们时间。”

在陈光标本人的慈善履历中,似乎未有过这类“失手”,今天他在慈善领域的“星光”远远超越了红毯之上的章子怡。今年一月底,由陈领队的第二期企业家爱心慰问团,于春节期间分组奔赴到新疆、西藏、云南、贵州、四川等老少边穷地区。本次征途的启程仪式蔚为大观,大家共同捐赠的4000余万人民币每10万扎成一捆,整齐地码成了一面“钱墙”,捐款带头人陈光标站在这堵墙壁跟前,对着众镜头止不住地开怀而笑。那是一套他驾轻就熟的程序,充满着典型的“陈氏风格”—随团企业家进行参与,各地政府前来接待,记者们是必不可少的见证者,而红包则一个挨一个地发放到受捐者手中。“首善”陈光标身体力行地向我们证实了一点,只要你敢真金白银的“秀”出来,“诈捐”总是不攻自破的。

牛根生VS陈光标:“慈善终身成就奖”和“中国首善”都应该是我!

“你心目中有更适合‘慈善终身成就奖’的人选?”“有的。”“谁?”“我!

今年4月底,2010中国慈善排行榜发布典礼在京举行,陈光标没有任何悬念地连任“中国首善”一席,同时产生的“十大慈善家”也是人们所熟悉的面孔—早年一直蝉联慈善榜榜首的黄如论,风格凌厉的曹德旺,身世传奇的李春平等。而本次榜单上特别引人瞩目的则是一项名为“2010中国慈善事业终身成就”的奖项,得奖人是蒙牛的牛根生。

何谓慈善终身成就?这是公众间普遍的疑问。甚至更有网友揪出了牛奶行业今日难以避免的“三聚酸胺”旧账。上一位获得此项殊荣的是那位童心不老的“小甜甜”龚心如,奖项于2007年她去世后不久颁发,算是“追认”。而关于牛根生的慈善笔墨,当属2005年他将自己在蒙牛的股权据说价值50亿拿出来成立了“老牛基金”,不过直到今天这个基金会的运作依然低调得出奇。

采访中,提及牛根生的这项“终身成就奖”,陈光标起初有些“避重就轻”的暧昧:“奖项评出来的结果应该让老百姓心服口服,我是很关注网上对我的评价的。排行榜评首善都是看累计捐款的额度,我倒是觉得还应该看他本人对慈善的宣传力度,不光亲力亲为去做,做了还要四处去说,你传播给10个人,等于做了10件好事,传播给10000个人,等于做了10000件好事,首善要有这种坚持的,我就坚持得不错。”

当我将“终身成就奖”其资格的问题进一步锐化时,他终于拿出一贯的陈氏风格:“‘慈善终身成就奖’和‘中国首善’全颁给陈光标也不为过!”

此番斩钉截铁之后便忍不住开始如数家珍,尽管那是媒体都熟知的过往—从小学时捐助别人的一块八毛钱书本费,到公司第一年盈利的20万中拿出3万捐助一位白血病患者;从2003年“非典”期间捐赠的800台远红外线温度检测仪,到让他声名鹊起的2008年汶川地震⋯⋯

“我有1600多本荣誉证书,2000多面锦旗,6000多条哈达⋯⋯‘终身成就奖’至少也得有个10年20年以上的慈善行为吧?不是等有了钱才去慈善,我小时候穷得只有一个馒头也要分别人一半的。今年云贵旱灾、安徽水灾、玉树地震,我可都在第一线⋯⋯”

有那么一个间隙,总是习惯一脸憨厚的“首善”突然狡黠一笑:“不信你去调查一下,我拿‘终身成就奖’的满意度一定会高于他。”

唐骏VS陈光标:“陈发树的每一分钱我都会用得让他感动……”

比起牛根生,身为福建首富的陈发树可能更加苦恼。捐出了83亿股权还没落下口碑,这恐怕是他始料未及的。质疑者说这是富豪的慈善作秀,不能排除包括避税、基金运作等种种可疑动机。在一片质疑声中,与陈发树一样郁闷的是他那著名的代言人唐骏。

“我们不希望看到质疑。因为质疑会带来一种倒退,我预言,5年之内,没有人会去做大的慈善。谁敢做?做了会被你质疑。”说这番话时,唐骏还没有遭遇近日“学历门”的质疑,可见质疑随着发达的信息系统已经变得无处不在,是每一个公众人物都有可能随时面临的问题。

同唐骏一样善于经营个人品牌的陈光标对待质疑显然有着更为强悍的神经:“他说的我不相信,至少我不怕,没人做大慈善我来做啊,作为‘中国首善’我有一个梦想,在未来10年把中国打造成最具爱心的慈善大国。”他早在某个电视节目中就发表过希望陈发树将基金会委托给自己的言论:“他说要建100所希望小学100所希望中学是没有经过深入调查的,现在国内很多希望小学校都是荒芜的,因为农民工进城的大潮都将孩子带离了农村。全国56个民族我都跑过,我真正知道钱该用在什么地方⋯⋯”面对陈发树,陈光标显然是一名“慈善老将”了,此刻他更是有些难掩的志得意满:“陈发树不如委托我去管理他的慈善基金会,我保证他的每一分钱我都会用得让他感动!”

王石VS陈光标:“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

王石与陈光标扯上关系并非自愿。2008年汶川地震的救援令陈光标的声名攀至顶峰时,王石的境遇与他相比显得悲喜两重天。关于“万科捐出200万是合适的”言论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本来形象一贯耀眼的王石被网友拿来作为救灾当中的负面教材与英雄人物陈光标摆在一起,更有好事者分别写了二人的小传,褒贬态度分明。

谈及两年前这场关乎中国企业家形象孰优孰劣的风波,陈光标显得语焉不详,用“过去了的就让它多去吧”一语带过。但是说到王石曾解释200万“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时,陈又禁不住拿出自己的经历:“做我的股东都是有条件的,必须有爱心,必须支持我的慈善事业,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我用爱心去感动他们,而且先从感动员工开始,否则去灾区那么大的一支队伍我怎么能不到两天就组织起来的⋯…”

谈及两年前这场关乎中国企业家形象孰优孰劣的风波,陈光标显得语焉不详,用“过去了的就让它多去吧”一语带过。但是说到王石曾解释200万“是董事会授权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时,陈又禁不住拿出自己的经历:“做我的股东都是有条件的,必须有爱心,必须支持我的慈善事业,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我用爱心去感动他们,而且先从感动员工开始,否则去灾区那么大的一支队伍我怎么能不到两天就组织起来的⋯…”

而关于盈利与善举的平衡,在“首善”陈光标眼中却一直不是什么问题。也许他更相信“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个古老的道理。

比尔·盖茨VS陈光标:“希望有人来指点我如何更加高调⋯⋯”

“比尔·盖茨当然知道我是中国的首善⋯⋯”

2009年我第一次采访陈光标时,他说自己一直期待与“世界首善”比尔·盖茨进行一次双雄会面。而这个夙愿据他称于去年10月3日终于达成,现场的见证者还有杨澜。

至于这次首善会晤到底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一向高调的陈光标却选择秘而不宣。人们只是看到喜欢在现场派发红包的陈光标今年4月与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创立了自己的“光标榜样基金”,并邀请主持人崔永元担任基金形象代言人。以企业运营的方式来管理基金会,通过基金会来做慈善,这早已是现代慈善业最为普遍的一种形式,而陈光标却在他专注做慈善的第10个年头才下此决心,不知道是不是“世界首善”带给“中国首善”的一个转变。而不变的则是陈高扬的个人旗帜:“我觉得我现在还远远不够高调,希望能有人在看了这篇报道之后来指点我如何更加高调。我就是要儿孙后代们都记住我,记住陈光标是中国的大好人,在世界范围里,比尔·盖茨第一,我第二。”

首善俱乐部

如果将各个领域的“首善”们组成一个俱乐部,他们都是毫无疑问的会员,而不仅仅只有你想象当中的比尔·盖茨,或者陈光标⋯⋯

超越了比尔·盖茨的“首善”夫妇
伴随着席卷美国的经济危机,富人的慈善捐款变少已经不是秘密。针对今年的富豪排行榜,《福布斯》的第一句评语就是,美国的超级富豪变穷了。与之密不可分的是,这个群体的慈善捐款总额也减少了近75%。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值得人们瞩目的情况—在美国《慈善纪事》公布的最新50大慈善家名单中,一些新名字打破了以前盖茨、巴菲特等人首善的垄断地位。

德拉肯米勒夫妇因向德拉肯米勒基金会捐款7.05亿美元,而逾越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夫妇成为慈善榜的榜首,其次是约翰·M·邓普顿,他在去世前向邓普顿基金会捐款了5.73亿美元;曾经的首善比尔·盖茨与梅琳达夫妇,他们向自己的基金会捐赠了3.5亿美元,位列慈善排行榜第三位。

斯坦利·德拉肯米勒在中国并不为人所熟知,他是华尔街最重量级的人物之一,是索罗斯为“量子基金”所选的第十位也是最成功的接班人。1997年他与索罗斯成功策划了震惊国际的东南亚金融风暴,1998年再次手握巨资与香港政府进行了一场世纪豪赌,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令金融界认识了这位年仅40多岁就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

德拉肯米勒在投资界具有魔鬼作风,但工作之外却遵循索罗斯、巴菲特等人的传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慈善家。他的妻子菲奥纳·德拉肯米勒具有美国上流社会女主人的一切特征,迷人、善交际、热衷慈善,她也成为德拉肯米勒基金会的完美执行者,渐渐比梅琳达·盖茨受到更多瞩目。

面对以德拉肯米勒夫妇为代表的慈善“新势力”,《慈善纪事》还讲到,此次排名还显示一个更大的趋势正在继续:与向非营利组织捐款相比,富人们更愿意成立自己的基金会以应对全球性社会问题,现在的非营利组织已跟不上大慈善家们的脚步。

澳洲“首富”的百岁慈善母亲
伊丽莎白·默多克今年101岁,她是传媒大亨鲁珀特·默多克的母亲。她不仅拥有一个功成名就的儿子,更为得意的则是她将毕生的精力都致力于慈善事业。

伊丽莎白的丈夫凯斯·默多克在澳大利亚拥有《论坛报》集团,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报业人士,1933年被澳政府授予爵士头衔。而伊丽莎白·默多克曾是一名优秀的演员,她善于独立思考,而且性格果敢,年轻的时候就热衷于慈善,在结婚前,伊丽莎白·默多克就是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一名志愿者。

1933年,伊丽莎白·默多克成为皇家儿童医院管理委员会成员。由于她的勤奋和出色的成绩,1954年至1965年的十多年时间,一直担任这个管理委员会的会长。1952年,伊丽莎白的丈夫突然离世,这让她非常伤心,当时她只有43岁。她深爱着她的丈夫,一直都戴着结婚时的戒指,她很明确地告诉所有人自己不会再嫁,从此以后便全身心投入到儿童医院的工作中。她每天满负荷地工作,还要驾车往返于克鲁特农场和墨尔本之间,回到家时常常已是深夜。

伊丽莎白·默多克80多岁的时候,在家人的帮助下创立了默多克儿童研究所。按照常规来说,这个年龄的大多数慈善家都会放慢做事情的脚步,而伊丽莎白·默多克则不同,开始致力于更广泛的研究和慈善救济。

作为一位令人崇敬的澳大利亚女性,伊丽莎白是墨尔本皇家妇女医院的终身名誉院长。墨尔本时代周刊曾经说过:“很少有人能和伊丽莎白相比。她热衷的领域繁多,它们需要按字母顺序编目:教育界、艺术、儿童、植物和动物、遗产、医学研究、社会福利。澳大利亚很多慈善机构,从皇家儿童医院到澳大利亚芭蕾舞学校和皇家植物园,都得益于她的参与。此外,伊丽莎白还关心其他人很少关心的领域:监狱中的犯人、儿童护理、精神疾病和药物滥用等。”在澳大利亚,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伊丽莎白为慈善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

皇室中的“首善”王子
作为阿拉伯世界的第一巨富,沙特王子阿苏德拥有200亿美元的身价,他虽然是当今沙特国王法赫德的侄子,却因为父亲背离皇族传统,娶了外籍女子为妻,而不享有继承权。后来父母离异,王子从此便流落异国过着平民般的生活,他日后的发迹完全是一个传奇。

这个没有政治前途的王子25岁时拿着父亲给他的1.5万美元及一户小房产跨入商海,创业初10年靠土地致富。而让他成为世界富豪的关键,则是跨入银行业,对花旗银行漂亮的投资使他被称为“中东的巴菲特”。今天,阿苏德在全球投资超过15个连锁饭店集团,同时他也是美国最大的个人投资者。而其沙特阿拉伯的皇室身份,更成为他扮演阿拉伯与西方国家之间纽带的重要角色。

阿苏德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阔绰的生活方式,但王子却同时不忘乐善好施。他说:“我认为如果一个人不顾身边的社会、身边的穷人,一心只想赚钱的话,那样往往会适得其反。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是一个努力工作的穆斯林。我按照信仰的指示做事,我会把我的一部分财富贡献给社会,以及穷苦的人们。”王子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钱大约是1亿美元。据说在阿苏德的“慈善办公室”外,每天早晨都会排队站着不少等待帮助的人。除此,王子的名字还经常会和一些灾难新闻联系在一起。不管是在黎巴嫩、摩洛哥还是阿尔及利亚,都可以听到他的善举,阿苏德的慈善事业已经蔓延到了世界各地,成为皇室中的慈善楷模。

巨星中的“首善”爵士
埃尔顿·约翰爵士无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摇滚乐巨星。他奢华的生活作风,对待别人的慷慨大方以及偶尔一犯的小脾气也同样闻名于世。但众多名流包括王室成员,都依然是他的朋友。

作为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埃尔顿曾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过着纷乱的生活,不过最终他走出困境,并于1992年创建了埃尔顿·约翰艾滋病基金会。迄今为止,这个慈善机构已经为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研究机构募集资金上亿英镑。为表彰他的慈善功绩以及对流行音乐的杰出贡献,英国女王于1998年加封他为大英帝国爵士头衔。

今年年初,《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布了2009年英国音乐人富豪榜,一众老牌歌手也难免受到金融海啸的冲击。埃尔顿-约翰身家也劲跌26%。虽然身家大幅缩水,但埃尔顿对于慈善仍不甘后人,在过去一年,他捐出了4200万英镑予人道及艾滋病的慈善机构,再次于慈善榜称冠。

开创慈善传统的印度“首善”
今年6月,印度科技大亨希夫·纳达尔售出其软件配套公司HCL技术公司1675万股股票,价值约为1.25亿美元。这些款项将捐赠给纳达尔旗下的慈善子公司希夫·纳达尔基金会。基金会由其在美国受过教育的女儿罗斯尼·纳达尔监管

据预计,纳达尔的总资产约有42亿美元。尽管上述捐赠不过是其总资产的一小部分,却已使纳达尔跻身印度首屈一指的慈善家行列。根据世界知名咨询公司—贝恩咨询公司今年新出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印度富豪的增长速度差不多为全球最快,但是印度富豪并不热衷于慈善捐款。

贝恩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亚潘·塞斯表示,印度富人不愿捐款,有多重原因。其中包括,印度没有对慈善捐款免税的政策,而印度富人对于慈善机构的可信度也心存犹疑。此外,印度人过惯了经济匮乏的日子,一些人富起来还是近几年的事,对于自己好不容易累积的财富,人们还是不舍得放手。不过,近年来,印度富豪在慈善方面也有了可喜的新变化。譬如这里所提到的希夫·纳达尔。

纳达尔是印度富豪中最早开始投身慈善事业的。1994年,他成立了首家家族基金SSN信托基金,该基金会以其父亲的名字命名,专注于高等教育事业。基金已经在印度南部建立了一家工程类大学以及几家管理及软件工程类学院(后者与卡内基梅隆大学合办)。

该基金目前正在印度北部建设希夫·纳达尔大学,校园邻近纳达尔所居住的德里。去年8月,该基金还启动了一系列维迪亚学校中的第一家—维迪亚学校系与印度北方邦政府合办项目,旨在资助贫困农村儿。

1条评论 “你敢慈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