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特别策划
  • /
  • 偶像可以有黄昏? | 关于俱乐部(社团、社群)联盟的思考(之三)

偶像可以有黄昏? | 关于俱乐部(社团、社群)联盟的思考(之三)

 

偶像可以有黄昏?

文 | 刘阳

 

第一批成功的社群领袖们纷纷有了归隐之意,

是知识结构的瓶颈?

还是对未来自己都缺少信心?

有人说社群领袖就如这个组织的“终身主教”,

那么他们有退休的权力吗?

最近总有读者问我对于罗辑思维视频节目停播的看法。

我的第一反应是反问:老罗的节目停播了吗?

其后百度一下才知这已经是快半年前的事情了。

 

在过去的时间里,

罗辑思维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知识分享社群其成功得到了众多传媒领域同行的关注。

当然,这个成功也定然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但当老罗和他的团队投资papi酱之后,

明眼人已经看出了一些问题。

 

和知识为伍的人最重要的特质便是耐得住寂寞,很显然从签约网红到参与奇葩说等举动上来看,难道罗振宇已经走出了知识分享的领域?

让自己变身娱乐明星?

在过去的几年中,

罗振宇基本上是罗辑思维这档互联网视频脱口秀节目的主播,

他可能更是罗辑思维这个社群的主教。

 

而罗辑思维在世人眼中最重要的价值是他的社群。

没有了粉丝的罗辑思维,

就像脱了毛的公鸡,要多丑有多丑。

这就像罗振宇在奇葩说中的表演一样,

离开了优酷频道中那个画着书架的舞台之后,

罗振宇的知识、

幽默甚至智商都遭遇空前的考验。

 

在综艺的舞台,

祖师级的蔡康永,名嘴级的何炅,

家学渊源的马东,

对罗振宇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很显然奇葩说需要罗辑思维的流量,

失去了舞台的罗辑思维今后是否还有价值,

就很难说了。

 

对此,

今天依旧坚持在知识分享脱口秀领域的樊登在一次节目中表达了对老罗举动的不解。

他指出:

音频节目永远不能取代视频(脱口秀),

因为在视频上见面了,

就多了需要线下见面的渴望,

(于是也就多了不少挣钱的机会)。

括号里面的是樊登的言外之意。

 

在同期节目中,

樊登表达了他对罗振宇——罗辑思维的感激

正是罗振宇的冒险尝试——邀请外脑讲课,

才给了樊登一次“走穴”挣了70 0万的机会。

樊登对那个时期的罗辑思维的影响力表达了深深的敬佩。

在我的印象中,

樊登是老罗引入自己粉丝群中的第一匹“狼”。

而樊登讲的那一期《联盟》也肯定是深刻地研究了罗辑思维的粉丝群,

狠狠地从老罗那里捞了一票。

 

在我的观察中,

每个社群都有一个精神偶像。

这个社群会依据这个“人偶”而存在。

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方式之前,

这个偶像永远没有退休的时刻。

 

事后,

在罗辑思维的粉丝群中就出现了强烈批判樊登卖鸡汤的帖子。

当然,

樊登不像在他之后的几位“带班主持人”那样,

再也没有了在罗辑思维出场的机会。

 

我敢说,

罗振宇没有想到樊登可以在自己的地盘轻易地捞走那么多钱。

但与此同时樊登的事迹也肯定坚定了他把知识型付费社区做大,

印证了日后出现的“得到”APP可行性与必要性。

 

只可惜,

得到的出现并未出现罗振宇希望的场面。

李翔商业内参的火爆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

靠个人为核心的,缺乏外脑,

缺乏内容支撑的自媒体,

尤其是要让粉丝为此长期付费的自媒体时代在火热了一段时间后,

温度逐渐下降了。

 

不可否认,

罗振宇加脱不花的组合精明得出类拔萃。

每次我预料到他们日后将会出现的问题点,

都会很快被他们用新的招数化解掉。

当我认为老罗把万事万物往“互联网思维”上带,有“邪教”倾向时,

他们主动自我解嘲“互联网思维”并有意识地往文史哲上讲述。

 

当我认为罗辑思维及其团队面临知识瓶颈,

内容创新难以为继的时候,

他们用“老罗的产假”+“引入外脑”来解决。

当我发现外脑中除了樊登,

其它人根本不足以替代老罗的时候,

老罗自己又重新回到前台,

并另辟了出“得到”的平台……

 

很显然,

这是一只在耗着市场脉搏,

主动寻求变化的团队。

在我看来同期的无论是晓说还是吴晓波频道在市场的敏感度上明显和罗振宇的团队有差距。

但必须要说的是:

罗振宇在变化中把自己最根本的东西,

最有价值的东西,

最有延续性的东西全都丢了。

 

死磕自己——而不是找个理由当了逃兵。

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读书,

这一点看看樊登读书会的发展就理解了,

你丢了别人捡走了。

最早罗辑思维有套说辞是:

古时候,有钱人不读书,他们雇别人替他读书,我就是那个为你读书的人……

替你读书,替有钱人读书。

这既让你省了时间,

又把听众捧成有钱人,

多高妙的套路,怎么到最后就丢了呢?

按理说读书不少的罗振宇应该明白,

变化都应该是外表,

而核心不能变,变了就会生乱。

 

自己这个社群的偶像怎么能失去了有节奏的和粉丝见面的机会,

而出现在另类的综艺节目中?

罗辑思维在变化中失去了自己。

老罗这个偶像似乎在走向黄昏。

在我的观察中,

每个社群都有一个精神偶像。

这个社群会依据这个“人偶”而存在。

 

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方式之前,

这个偶像永远没有退休的时刻。

在今年,

越来越多的社群“主教”们纷纷在寻找替补方案。

或许他们觉得自己的知识体系有了缺陷,

或者害怕社群成员对自己失去了新鲜感。

 

我可以理解,

这些偶像们是在打破旧世界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会夸耀性地描述90后接管世界,

他们也都会强调移动互联网对于世界的颠覆等等。

 

凡此种种当自己功成名就,

收获颇丰之后,

总有退休的年头,希望看着后辈的成长,

收取渔翁之利。

但我想说的是,

在社群的世界中偶像难以替代。

既然上船,就要带它走向远方。

 

只有让自己的社群带出的话题走在时尚、

新闻的前端,才是最终不老的希望。

以上是我把罗辑思维当做一个社群去考量得出的结论。

而罗振宇与脱不花这样的组合怎么可能把运营社群当做是自己的目标呢?

 

再无它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