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唐小尧 让我如何不“傲骄

 
文 | 刘阳  摄影 | 雅静(印象人物系列文章,所有文字内容未经被采写对象确认,内容如果出现勘误,由本文撰写者承担全部责任。)
在我眼中唐小尧是整个高端俱乐部领域中最有气势的总经理,笑眯眯的外表里透着一股无法言表的劲道,是马会这个品牌赋予了他这种傲气?还是他本傲骄?
作为《俱乐部》杂志的老朋友,北京香港马会会所总经理唐小尧每年都会接受一次杂志的专访。从2010年到今天,整整7年的时间,未有中断。在这短短的七年中,中国大陆城市高端俱乐部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仅我所见,唐小尧身处其中,全程亲历了高端城市俱乐部行业从高峰走向低谷,又逐渐寻找出路的过程。今天,回望过去,他更会一笑置之。在过去的7年中,唐小尧从一个高端俱乐部领域的新人,成长为这个领域中资历最老的GM(总经理),人来人往间,他内心的世界似乎从未变化。
马会天下第一
7年前,初识唐小尧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的英文很好,并且好到了可以在老外面前炫耀的程度。有一次我和唐小尧、京城俱乐部时任总经理唐百川(法国人)、还有时任长安俱乐部的总经理杜亚杰(外籍)用餐,讨论杂志年会的事情。唐小尧如机关枪似的英文让我颇感应接不暇,而两个老外倒是似乎更愿意照顾一些我的听力,尽量用简单的词汇和我交流。日常,唐小尧客套而文雅,看似随意的语气中,总要显示出一个具有百年历史的俱乐部总经理必须要有的气势。在接下来几次类似的活动中,我发现,唐小尧似乎有意要展示出这种气势,属于马会的气势。我问过他那时候的“老板”(酒店俱乐部领域对于自己直属上司的简称,这个人未必就是这个机构的最高领导者)陈锦程先生:“唐总有时候表现出的气势,是你们香港马会的要求吗?”陈先生没有直接答复我,只是用他特有的表情,表达出对唐小尧的满意。在《俱乐部》杂志创刊早期,与北京香港马会会所的合作比较多,这也就造成了在高端俱乐部领域中,其他的几家会所对我们杂志的“警惕”。总有人问我:“你们的杂志是不是马会也投资了?”或者有总经理会担心,我们会在行业活动上有意抬高马会而降低他们的身份。我把这话传递给唐小尧的时候,他回答得特别爽朗:“马会难道不是第一吗?从设施、历史、还是服务,所有这一切,还有俱乐部可以和我们相比吗?”看着他这副“天经地义”的表情,我有点无话可说了。
唐小尧也坦诚了自己的压力,但同时,他还会骄傲(其实我想用“傲骄”这个词)地说:如果马会都顶不住,那别人还能活吗?
很显然,唐小尧巧妙地“偷窃”了香港马会的历史以彰显他的北京会所。而面对这种小小的“狡黠”,行业内似乎也都认可了下来。原因很简答,因为马会北京会所在创办初期就已经成为一种行业典范。时至今日,当我和马会的中层人员交流的时候,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这是马会,我们是个规矩特别严格的地方。或者他们会非常轻松地把香港马会的历史运用到北京:“我们是一家拥有130多年历史的俱乐部,在中国无人能及⋯⋯”看来,无论是唐小尧还是他带出来的人,内心都相信这么一条:“马会天下第一”。
会员才是最重要的
“Member is important”这话是唐百川说的。时任京城俱乐部总经理的唐百川是个非常聪明的外籍俱乐部总经理。说这话的语境,是《俱乐部》杂志与各大高端俱乐部总经理一起讨论“首届中国顶级俱乐部”评选规范的时候。很显然,唐百川认识到,有着十多年历史的京城俱乐部,与才成立了不到两年的北京香港马会相比优势在哪里。对这种挑战,唐小尧并没有在现场进行反驳,默认并且接受了。在2010年《俱乐部》杂志首届颁奖典礼上,北京香港马会会所不出意料的获得了最高奖项。而伴随唐小尧共同领奖的,是20位忠诚的北京会所会员们。那次颁奖晚宴上,北京香港马会的会员团表现得最为突出,他们团结、热情,并且充满了慈善与爱心。在其后我参与的两届颁奖典礼上,唐小尧的北京香港马会都获得了最高的荣誉,更为重要的是,我发现他在会员的中的影响力逐渐提升。这主要表现在他在会员的调动力上,以及与会员交流和沟通的地位上。在俱乐部领域,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事情。在传统俱乐部中,俱乐部总经理的角色,从未如唐小尧表现得那么重要过。以往的俱乐部中,总经理的角色只是管理俱乐部的运营。甚至不少有投资人参与管理的俱乐部中,总经理更像是个管家头。而唐小尧把北京香港马会会所总经理这个角色干出了另外一种意味。早有同行高管对我说:唐总是最勤奋的总经理。因为他喜欢社交,会员有事也愿意找他⋯⋯

对此,我问过唐小尧,他告诉我:社交是他工作中重要的部分,没法说喜欢或者不喜欢。这就是工作。至于勤奋,则是因为香港马会和北京香港马会会所这个平台决定了,你必须用什么样的态度才能达成这个工作强度。

“Member is important”——会员作为北京会所的重要收入来源,不少需求都是需要唐小尧亲自进行维护的。

如此达成的效果是,北京香港马会会所的入会费逐年递增。这是一种非常良性的现象。在俱乐部运营理念中,会所的服务承载能力是有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员费提升,一方面意味着可能的空余服务空间越来越少,涨价是必然趋势。更为重要的是,俱乐部会员本身承载的价值逐步为社会认可,因此产生的溢价是对于现有俱乐部成员的再度认可。

在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就曾细致表述了美国式俱乐部化的社会体系中,加入到一个优质俱乐部意味着自己生活、事业空间的提升,以及对于个人信誉体系的完善。

在一个完善的信用社会中,加入优质高端俱乐部不仅是身份象征那么简单,最终表现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作用——作为你个人信誉的担保与背书。与此相对的是,这种高端机构门槛会很高,甚至随着机构的发展会越来越高。

正因如此,唐小尧不无得意地对我说:北京香港马会的会籍总有很多排队等候者。

保守者的现代化
我相信唐小尧的话,因为的确有人想托我给唐小尧传递信息,希望可以加塞儿入会。当然,我拒绝了传递这样“不守规矩”的言辞。但同时我也确信,唐小尧面临着和同业所有总经理一样的经营压力。对于一个如此规模,提供如此完善服务的高端机构来说,这种压力也肯定不会很小。对此,唐小尧也坦诚承认自己和同行一样有压力,但同时,他还会骄傲(其实我想用“傲骄”这个词)地说:如果马会都顶不住,那别人还能活吗?其实我更想问他的是,面对一些困境,他会采用哪些解决的策略?比如在今天,他是如何看待互联网社交带给俱乐部的变化,或者他会不会做一些吸引青年企业家入会的特殊方式?对于我的问题,我感觉到唐小尧多少有点不理解,或者他在故意的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有点不以为然。
在唐小尧眼中,这些现代化的沟通方式并没有构成对会所型俱乐部的颠覆。他甚至说,如果应用得好,还会促进会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关系。
他在和我强调“生活方式”。在唐小尧看来,马会作为一个为高端人士提供服务的顶级会所,也就是为他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方式。他特意强调“生活方式”这四个字的重要性。唐小尧表示,马会要为他的会员提供一种全面的、健康的、有价值的生活方式。无论是从各种最优质的有保障的服务,还是从在慈善与公益领域中秉承了香港马会的做法。这些综合起来,本身就是俱乐部存在的核心价值了。而至于互联网化的沟通方式,则会更加促进了会员与会员、会员与会所间的沟通。在唐小尧眼中,这些现代化的沟通方式并不没有构成对会所型俱乐部的颠覆。甚至可以说,如果应用得好,还会促进会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关系。在互联网领域,唐小尧早有各种除总经理之外的其他身份。比如他是北京会所会员微信群“马帮”的帮主。而现在,他也早已熟练运用新媒体手段为会员传递生意的合作信息。在青年人话题上,唐小尧表示马会没有对此有特别的设置,因为在他的描述中,要加入马会的人已经在排队了,没有必要再因此去设计什么。存在即合理。有时候,我会用这句话来表达对“坚持己见者”的敬意。在整个社会在疯狂地强调80、90接班,在俱乐部行业尤其是高端俱乐部领域,大家都在发掘新财富阶层需求的时刻,唐小尧的表现出来的心态是平静的。他在用马会已有的传统和自己创造出来的传统——生活方式的提供——表达着对于高端俱乐部现代化的思考与实践。结果如何,或许还需要下一个7年甚至10年才可以检验。

后记
并非每次采访都会产生共识,这是《俱乐部》坚持的一些东西。我们不是为了报道而采访,也不是为了宣传什么人或者机构才存在。我们用媒体的视角和眼光去观察世界,观察我们所关注的这个领域。用王阳明心学说法则是认识世界的过程,也就是自我体验的过程,你看到的世界之所以活泼具有生机,是因为你的心中有生机。唐小尧用他的心带动着他的世界在改变。其实,作为北京香港马会会所的首任也是在任的总经理,唐小尧更在参与建立这个世界。这份感情,很难有人可以理解。他的骄傲与坚持,有时候并非用职业经理人这几个字可以度量,而用“情怀”二字则又显得太过虚无。倘若北京马会是个世界,这世界或许恰是唐小尧此刻心中的投影,他的骄傲源于此。所谓心外无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