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艺术
  • /
  • 史宏伟 定位“你幸福的样子”

史宏伟 定位“你幸福的样子”

 

编辑 、文 | 贾若 图片提供 | 幸福社

采访中,史宏伟一直强调“幸福社”影响了他和他的摄影。 其实, “幸福社”也通过史宏伟的照片找到了新的影像表达方式, 找到了自己“幸福的样子”。

史宏伟

穿过“幸福社”大厅,一幅幅巨大的黑白照片悬挂两侧,那时候,陈丹青刚刚回国一年,洪晃还没有发胖,潘石屹头发还挺多……这是史宏伟2001年的作品。 他在微博里这样写道:回想2001年正处在我生命的一个动荡时期,身无分文居无定所。

我唯一的财产是一台哈苏 120相机和一套星座8×10座机,这两套家伙事儿是无论如何在当时也无法出手的,其中的哈苏503cxi是95年买的,在最初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抱着她睡觉的。下面所拍的照片大多是用8×10座机拍的,用座机拍摄,像是回到了一百多年前,感受那份凝重。可以说最初的也是最古老的 拍摄方式延续到今天,我觉得这样的方式是神圣的,是凝 重也是尊重。

16年过去了,史宏伟的朋友圈里依然是人像,无论是 “大咖”还是少年,九张照片满满的笑脸、温暖、陶醉和 幽默。他的名字和“幸福社”,“幸福影像”联系在一起, 他想要“让世界看见你幸福的样子”。

陈丹青

洪晃

《俱 乐 部》对 话 史 宏 伟

《俱乐部》: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幸福社的?

史宏伟:两年前,知道“幸福学院”,但还比较模糊。去年偶然的机会,跟幸福社的创始人“幸福兔”(樊晓艳,人称“兔子”) 一起吃饭,后来接触多起来,开始探讨一些问题,聊的就比较深入了,感觉特别好。

《俱乐部》:怎么个好法儿呢?

史宏伟:因为我一直做摄影,“宽地摄影”做了很多年,做的也还可以。虽然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经营上一直没有什么突破,自己也开始找原因,也希望了解一些经营方面的知识。 于是,上了一个这方面的课,也在读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 炼》,其中“学习型企业”这部分给我很多启发和触动。巧的 是,后来看到“兔子”的一本书叫《幸福说》,封底有彼得.圣吉给她的赠言,原来彼得 圣吉是她的老师,这样产生了共鸣。

这时恰好“幸福社”组织一个日本的游学活动,我第一个报了名。一路下来,同行的旅伴都感觉很好,很温暖,每天都过得很愉快,很充实,很有收获,也更喜欢“幸福社”。

 

回来之后,我就加入了“幸福课”的学习。在人际关系、学习型企业、“U型变革”等等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兔子”是非常棒的老师和教练,可以说是我遇到最棒的。学习的过程, 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我和“幸福社”和“兔子”之间的 默契也自热而然的形成了,摄影工作和“幸福社”的合作也在这时候水到渠成。

《俱乐部》:经过这段时间的合作,您觉得参与“幸福 社”,您的摄影事业发生了哪些改变? 

史宏伟:这个改变还是很大的,虽然工作本身还是一样的,但摄影不在只是摄影了,它变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了解,增加了社交的功能,更加快乐。

之前虽然摄影依就是我热爱的事业,也得到了一定的认可。 但渐渐的,越来越按部就班,越来越“工作化”。这么多年,拍的人,从大明星、企业家、艺术家到普通人都有,但我跟他们的“链接”并不多,拍完就完了,越来越成为一个“工作”。进入 “幸福社”以来,更希望了解对方,发掘照片背后的故事,人与 人之间的关系更深入了。自己也潜移默化的发生了转变。

《俱乐部》:以前您更“愤青”一些?

史宏伟(笑):是啊,以前更“文艺青年”,更“愤青”。对社会, 对人,有很多观点和看法,有很多好恶和意见,甚至排斥。不喜欢的就直接“割离”了,或者拒绝了,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了。 这样,就容易造成彼此的隔阂和自我封闭。

 

从业20多年,对这个事情非常了解,很难再有新的进步。下 一步怎么走,思想受到了阻碍。尤其是这些年,新的社会环境、 新的技术、新的思维层出不穷,而当你发现自己不再或者很难 发生变化了,就产生了恐惧。

 

加入“幸福社”之后,这方面的转变很大,当然,这也基于自己想去转变。在“幸福社”结识了新的朋友,新的态度和观念,给我很多帮助。关键是,这种转变是一个快乐而有趣的过程,不是洗脑式的,改变了我自己,我很痛苦,这很重要。

《俱乐部》:您如何理解“幸福社”和“社群”这个概念。

史宏伟:简单地说,我觉得社群就是价值观相近的人在一起,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喜欢”不是哥们儿、发小儿的概念, 它要创造“价值”,对社会的价值,共同创造新的东西,包括信息、产品、服务甚至模式。

 

我理解“幸福社”是一个共享的概念,是基于“幸福理 念”认同的联盟。我可以把影像与“幸福社”相结合,其他 “社员”做着不同领域的事情。我们彼此之间虽然领域不同,期待不同,面对的问题也不同,但大家都有某种情怀,有一个梦想,这是一致的,大家都在这个联盟里成长,接近和实现梦想。

  王佳芬

于守山、王功权

崔迪

莫慧兰

采访中,史宏伟并不善于表达,经常说半句停一下再接下去。

但当采访结束,送我们出来,问起窦唯的两张照片,他立刻情景再现,一人 分饰两角,表演16年前那天的拍摄花 絮和趣事,真是惟妙惟肖。见过窦唯的 人,立刻会笑出来,进入情节。这时的史宏伟又回归了他文青的底色。

2001和16年,对于我来说是两个 不同的概念,2001很近,16年很远。 也许这就是影像的力量,它定格时间, 也定位自己。16年后,摄影师史宏伟的定位是定格“你幸福的样子”。

窦唯

樊晓艳:幸福社创始人樊晓艳,昵称幸福兔,兔子。

推荐书目

《幸福说》 樊晓艳 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