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思清 父爱是一场接力

舞台上的吕思清是万众偶像,他潇洒专注,代表着小提琴界的权威。生活中的吕思清是两个儿子心里的偶像,他温柔浪漫,是绅士中的楷模。平均一年六七十场演出,吕思清将365天权衡划分,在音乐家和好父亲之间游刃有余。他时至今日不能忘怀的是踏步音乐之路的最初,父亲在自己的生命里起到的作用。这样的不能忘怀也让他时刻反观自己的生活。日新月异的时代里,父爱的慈悲和睿智永恒不变,父与子的关系中,有着新的学问。吕思清说:与孩子一起成长,为父是一种学习的过程。

屏幕快照 2016-06-20 下午07.16.49

他是第一位获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的东方人。他被国际权威音乐杂志《The Strad》誉为“难得一见的天才”。他使用意大利名小提琴演奏的“维瓦尔弟《四季》名琴版”被权威乐评家称为“可遇不可求的无敌之作”。他被誉为唯一能轻松面对《梁祝》高难度音准又能提供浓郁中国江南情怀的小提琴家。

他是吕思清。

5月的北京难得迎来了一场小雨,没有了燥热的裹挟,周日的拍摄计划都变得愉快起来。在雨中遭遇拥堵,吕思清发来短信礼貌地致歉。后来,最先进入影棚的是吕思清的两个儿子,高颜值的基因遗传之外,活泼又可爱。吕思清一手提着衣服一手提着小提琴,面带笑容又满怀歉意。

因为担纲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的艺术总监,吕思清的行程安排得很满,我们的拍摄结束之后,他还有另一个采访。在采访之后,他又将奔赴国家大剧院。而就在抵达我们面前之前,他和秦立巍、孙颖迪组成的美杰三重奏一直在国内巡演,前一天还在接受东海音乐节创始人郑谟的邀请在舟山演出,紧接着就回到北京。马不停蹄地奔波在播撒音乐种子的路上,吕思清精神饱满,毫无疲惫之意。

为期两小时的拍摄中,始终有孩子萦绕周围。吕思清显得格外的放松,为了配合拍摄,他极富诚意地演奏。而就在手持提琴的时间里,吕思清是自带光芒的。他与小提琴之间的默契定格在镜头前,每一张照片的留白里,都写着一个他与琴弦、琴声之间的故事,不显露于形,庄重而震慑人心。

吕思清无疑是当今国际乐坛最活跃的中国小提琴家之一,他曾在美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英国皇家歌剧院、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剧院等世界著名演出场所举办音乐会。与他合作过的国际知名乐团包括英国皇家爱乐乐团、悉尼交响乐团等。吕思清以他激情洋溢的演奏和无可比拟的音乐魅力征服了全世界近40个国家及地区的观众,被西方媒体盛赞为“一个伟大的天才,一位无与伦比的小提琴家”。而就是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音乐家,在少年时得益于对音乐怀有梦想的父亲一路铺路,渐渐成为独立求学海内外,能融入不同世界的天之骄子。

众望所归的是,音乐天才吕思清的孩子们从小学习小提琴演奏。在父亲不在场的时候,我们将“是否期待像父亲一样演奏”的问题抛给两个孩子,不满7岁的弟弟全程都在说“不知道”。他似乎在巨星父亲的光环下学会了最安全的回答。时值11岁的哥哥却说:也没有那么喜欢,也没有那么不喜欢。或许,小提琴在他的生活中就像一饭一蔬。

后来,我们在跟音乐家吕思清探讨为父之道的时候,他说:我远没有我的父亲那么严格,两个孩子都很有音乐天赋,但我却在是否让他们学琴的问题上犹豫过。但后来我对自己说,尊重孩子更重要。
父亲的心愿:“生个四重奏就行了”。吕思清的父亲年轻时是音乐发烧友,但因为生活的原因没能实现自己在音乐上的理想,所以父亲曾对思清的妈妈说:“你不用给我多生,生个音乐四重奏就行!”

就这样,吕思清的大哥从小就被要求学习拉琴了,老师是父亲和叔叔。父亲和叔叔都是业余爱好者,他们教起来很吃力,大哥学得也很吃力。看到“强扭的瓜不甜”,父亲便没再这样要求思清的二哥。可是,二哥的脾气很倔,不让学反而要自己去偷学,学得很用心,很快就入了门。再到后来吕思清学琴,曾流传过许多个版本。有说他2岁即有表现出极强的音乐天赋,也有说四岁时父亲郑重地交给他小提琴,就开始学习小提琴演奏。但今天,吕思清坦言:如果没有父亲,就没有今天的吕思清。

“那时候我父亲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4点起来抄谱子,然后去上班,他对音乐的这份执着和热爱,对我后来学琴给予了很大的影响和帮助。他带我到上海、北京各位老师家上课,他们都非常欢迎也很热情,所以我的进步也很快。”作为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吕思清的父亲吕超青不仅教孩子们拉琴,还抄谱。他的初衷是为了孩子们练琴方便,后来想到很多人都没有乐谱,便开始义务帮人抄谱,印刷装订后无偿寄给全国各地的小提琴老师和音乐教育家。很多作曲家,包括《梁祝》作者陈钢、何占豪、盛中国,都是父亲在抄谱过程中结识的。

爱与传承:用音乐感染总统“我今天收获的一切,源于父亲的那份坚持。与其说他影响了我的一生,不如说他成就了我的一生。”吕思清说。

继二哥之后,吕家的小儿子吕思清也是自愿学习拉琴的。说起自己小时候的表演经历,有一次让他印象深刻。当时他六岁,随父亲在北京出差,接到家里的电报要他回青岛为前来访问的总统表演,父亲将他送到火车站托付给列车长,大家得知眼前的小孩子琴拉得非常棒,都想一饱耳福,小小年纪的吕思清大大方方地演奏了一曲又一曲,直到火车要开了人群才散去。“小时候类似这样的演出经历很多,我父亲当时也很自豪,他没有完成的梦想在我的身上一点点实现了。”

在父亲的引领和熏陶下,吕思清的音乐之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吕思清像父亲一样为理想而不懈,在追求音乐的道路上精益求精,多年来与家人聚少离多。1989年,在他获得帕氏金奖的第三年,他又远赴美国著名的朱丽亚音乐学院,在那里继续深造八年。为了把自己的所学向世人展示,近年来,他每年都拿出许多时间到世界各地演出,足迹已遍布世界各地,所到之处都是好评如潮。他演绎的《梁祝》融入了对中西方音乐的理解,将古筝、二胡等民族音乐的表现手法融入小提琴中,演出常常赢得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他看来,音乐家的成功需要才华与幸运的眷顾,更重要的是“责任心” ——无论是对自己、对家庭还是对社会。也因此直到今天,他还是会每天抽出时间去练琴。“我的工作一般都是提前一年就安排好的,出去巡演的时候日程安排很紧,就会在工作间隙练琴。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我也会在上午把琴练了,其他时间就陪陪孩子,辅导他们做功课,也教他们练琴。这是每天的必修课,一天不拉琴,整个人就会像没有吃饭一样打不起精神。”
孩子们说:喜欢演奏时的父亲吗?
哥哥:小时候看过,现在是到后面就太困了。
如果别人说你的父亲是小提琴大师,让你也表演小提琴的时候,你会愿意表演吗?
哥哥:不愿意。
长大想做什么?
哥哥:玩游戏。
你会拉小提琴吗?
弟弟:我会。
你喜欢拉小提琴吗?
弟弟:不喜欢。
你喜欢玩什么?
弟弟:Ipad。
你有什么课外的辅导班吗?
弟弟:没有。
有没有上什么兴趣课?
弟弟:游泳。

最好的老师:父亲
作为职业演奏家,吕思清经常穿梭于世界各地的舞台上。2004年4月1日晚上6时11分,吕思清的大儿子出生了,他为此推掉了3个月的演出,重新扮演了父亲曾经扮演的陪伴者的角色。

“这是我人生当中必须经历的一件事。我小时候的经历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影响,所以当我成为了父亲以后,我也希望能陪在孩子身边,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在中国,父亲的形象总是高大而严苛的,孩子们会以父亲为效仿的榜样去建立自己最初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现在时代变了,我不会像我父亲教育我那样严厉,但是我也在学习如何把握好家长和朋友之间的尺度。”

现在吕思清的两个儿子也在他的影响下学习小提琴和钢琴,他还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了思清少儿乐团,希望孩子们能够在集体中一起感受音乐的乐趣,享受小提琴演奏的快乐,让音乐成为他们生命中最好的朋友和伴侣。

屏幕快照 2016-06-20 下午07.17.25

Q & A
CLUB:以专业音乐人的身份去看,您认为如何看待两个孩子的音乐天赋?您希望孩子们们在音乐之路上继承和发展吗?

吕思清:可能也是受到家庭氛围的影响,他们都挺有音乐细胞的。但是我也很犹豫,要不要让他们去专职做音乐。我一开始是觉得应该让他们学,当作一种爱好和技能去培养。我的小儿子在这方面表现的兴趣更浓厚一些,但是遇到比较难演奏的曲子他也会觉得枯燥想偷懒。我觉得有时候小孩子也需要一点压力,因为年纪太小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擅长做的是什么,需要家长去引导,慢慢地会挖掘出他的一些潜质。我没有要求他们一定要走音乐这条路,但我希望他们能从学琴的过程中有所收获,比如坚持,比如对美好事物的感受能力。
说到底音乐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兴趣。他们想做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都由他们决定,我们只能为他们提供条件和资源,具体如何规划如何实现,还要看他们自己的意志。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出色,能够有更好的条件发挥他们的才华,在这方面所有的父母心意都是一样的。

 

CLUB:您小的时候经历是很丰富的,也非常的独立,现在回头看那段经历,您有什么样的感受?您在这方面对孩子们进行有意地培养和关注吗?

吕思清:小时候的经历是很重要的,特别是有一些特殊的经历,比如我去英国留学,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17岁时我参加国际小提琴比赛,这些比较重要的转折点我都会记得比较清楚,而且它对我之后的生活、学习乃至整个人生都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它确定了我对音乐的热爱,让我更加明确了今后要把音乐作为我的终生职业。所以,人生还是需要有一些难忘的瞬间的。
对于我的儿子,我更希望他们在有所成就之前,先具备健康的身体和正确的价值观。这个特别重要,无论生活还是事业上,都要以此为依据的。最终事业成功与否,每个人都不一样,但如果他能够在自己的行为上、思想上有一个正面、健康的东西,对孩子的人生就会有很大的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