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德 骤马驰骋聚英豪

 

编辑|贾若   采访、撰文|刘思含  部分图片|CHC杰士马主俱乐部  摄影|雅静 造型|思洁Studio   场地提供|北京金茂万丽酒店

“让它的喷气之威使人惊恐?它猛烈刨地,自喜其力,向战场冲去;它嘲笑害怕、无所畏惧,不畏避刀剑,箭袋和发亮的枪以及长矛,在它身上铮铮有声;它发猛烈的怒气将地吞下,听到号角声就站立不安。它无惧恐惧、蔑视一切。”听到电影《一代骄马》中,马匹的喘息声就不禁让人心潮澎湃。说起赛马,人们一定首先想到的是英国。

英国被称为赛马王国。赛马和育马在英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影响力。英国皇室是赛马和育马最大的庇护人,重大的赛马活动,颁奖者多为皇室成员,伊利莎白女王也经常亲临观赏、颁发奖杯。

但是却有一位华人,他的马匹“澳大利亚”,在世界最负盛名的爱普森德比大赛上,战胜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良驹。英女王亲自前来向他祝贺,一时传为佳话。这位华人就是知名建筑师、CHC杰士马主俱乐部主席——张祖德。

虔诚的归心路

张祖德从小在父亲售卖机车零件的店门前,看着工人们一砖一瓦地盖着房子,见证了一幢幢房子平地而起,这个常人看似普通的事情,在小小的张祖德眼中却显得异常神奇。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塑造出一个大厦,成了他的人生理想。为此,他读了建筑专业。

就在那个时候,他许下了成为一名建筑师的愿望。张祖德于1986年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建筑系,后负笈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建筑及都市规划硕士期间,就参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Tunney Lee教授的规划团队,于1988年负责研究中国珠江三角洲地带的土地规划。1990年回到亚洲,加入新加坡Nikken Sekki International LTD.,担任总经理兼首席建筑与规划师。

1991年至1993年间,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席讲师。1993年,成立TAK建筑设计公司以及TAK规划和景观设计公司⋯⋯一份份履历伴随着成就,也伴随这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大厦与一片片充满创意与生机的城市规划。

张祖德的设计造型大胆、技术高超,又秉持着东方人特有的审美和理念,游刃有余地行走在东西方文化之间,设计出无数个出类拔萃的精彩建筑作品,工程遍布世界各地。张祖德认为最美的建筑,应该是经久不衰的,让使用者有完美的体验,赋予其新的生命。

他非常欣赏已故的天才女建筑师Zaha Hadid。“她是一位‘think out of the box’的奇才,虽然她大器晚成,却创造了让人津津乐道的建筑传奇。她的设计为建筑诠释了全新的理念,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设计师既是在构建空间,又总会希望能够脱离开既定的空间构造更具想象力的世界。张祖德说,正是建筑设计师这种天生属性,让他在日后的纯种赛马的事业上变得无所畏惧,自由驰骋。

让驭马成为生活方式

也就是在大约十年前,张祖德担任迪拜酋长谢赫·穆罕穆德的建筑顾问,并为迪拜建造世界最大且最华丽的赛马场——迈丹赛马场。“那个时候,我还对赛马一窍不通,可是在进行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逐渐学习到许多专业知识,并看到这个产业的缺口。”

“中国是世界马种的发源地和养马最早的国家之一,中国马的形象最早见于甲骨文,后来出现在青铜器上。我国的新疆现在还保留着比熊猫还珍贵的野马。

野马是家马的祖先,它在我国已有几百万年的生活史,但被我们的祖先驯化的时间最晚,距今大约四五千年。 ”张祖德说起马便娓娓道来。

2012年张祖德创立了CHC杰士马主俱乐部,一个立足中国,面向世界,集驭马风尚生活方式、顶级全球商务社交以及纯血马、精英马主文化推广的高端私人俱乐部。

CHC杰士马主俱乐部为其会员提供无与伦比的赛马体验和国际交流平台。自2013年起举办的年度盛事—CECF驭马文化节,是首个立足中国内地,并获得国际认可的高水平、高奖金、高市场化运作的无博彩性商业赛事。

迪拜世界杯是世界最高奖金的赛事,总奖金达1000万美金。虽然由于宗教因素,博彩在迪拜是被禁止的,但是每年依然吸引了高达6万名现场观众及超过百万的线上观众。与之相仿,CHC杰士马主俱乐部自主品牌——CECF驭马文化节先后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上海长三角、湖北武汉、新加坡及内蒙古鄂尔多斯盛大举办,是被国际赛马机构联合会(IFHA)所认可的赛事,依照国际赛事规格实施赛事组织和管理。每年的赛事还引进了国际骑师,让中国骑士及马迷同场切磋竞技,一睹他们的风采。

2015年在新加坡举办的CECF国际驭马文化节主赛事就是国际一级G1赛,而且还是新加坡173年赛马史上总奖金最高的赛事(总奖金达305万元新币,约1500万元人民币)。去年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所举办的CECF国际驭马文化节,就成功吸引了近25,000名现场观众和近100万名线上观众。张祖德的目标,是要在5年内吸引超过一亿的赛马群众。

在谈及为何CECF的比赛会选择鄂尔多斯,张祖德的分析非常专业:“世界著名的育马之都如美国的肯塔基、日本的北海道又或是新西兰,都处在纬度41至43度之间,而内蒙古鄂尔多斯就在这个位置上。

换句话说,这个纬度的气候及天然环境是非常适合育马项目的。”内蒙古是马文化的起源地,拥有深厚的历史底蕴,是马背上的民族。1500年前,丝绸之路通过内蒙古,向世界展示其丰厚的贸易文化及创新理念。

去年,我们与内蒙古伊泰集团联合创建合资公司,并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承包接管伊金霍洛旗马场20年,把鄂尔多斯定位为中国新兴的马产业中心,甚至成为未来亚洲纯血马繁育中心。

这个新产业建设,可为鄂尔多斯当地培养更多优秀的养马、驯马、育马及骑师人才,创造更多就业和投资机会,也为内蒙古文化、体育、旅游一体化发展带来新契机。

第一阶段的繁育工作即将在6月底开展,以繁育完全中国出品的纯血马,未来将有可能输出到美国或欧洲,推动整个马产业链及生态系统,这也响应了习近平主席所提倡的“一带一路”战略。

要在中国“打造马业的F1”赛事。必须首先解决的是绿色环保问题。内蒙古源远流长的驭马文化,也为现代马产业的复兴打下了良好的人文基础。

马产业的发展将多方面带动当地经济,纯血马繁育能有效实现沙漠的绿化增值;其次是就业机会,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人才,马产业的壮大势必会带来新的就业趋势和机会;第三,“一带一路”战策,使得中国有机会将更多自主繁育,持中国护照的纯血马出口到国际市场。

为了推广中国骑师、中国马匹、中国马主及中国赛马业走向国际,2015年启动“CHC杰士马主中国梦计划”,这个重磅计划在第一年就已经收获佳绩,由中国马业纯血马登记管理委员会所颁发认证的中国护照马——“战鼓”,以优异的成绩在美国夺标;首批“CHC中国梦计划”受益中国优秀骑师覃勇,更在巴巴多斯的国际赛事上战胜众多国际骑师,强势夺冠,成为该国171年速度赛马史上第一位夺标的中国骑师,为中国大陆纯血速度赛马业写下光辉一页。

在CHC杰士马主俱乐部成立的短短几年里,目前已经斩获了17座G1一级赛冠军,并拥有21匹种公马。也因如此,被著名纯血赛马评论机构TRC评选入围世界最佳马主。

CECF国际驭马文化节的愿景是“让世界更了解中国,让中国更融入世界”;马是一个适合阖家大小,老少咸宜的体育活动,赛事必须有观众,有观众才能带起商机,开拓机会。张祖德的目标是协助中国打造一个全新的马产业,通过CHC杰士马主俱乐部,在国际上取得声望,由此吸引海外的专才及国际合作伙伴来到中国,一起携手打造一个世界级的马产业。

“我相信以中国的能力,这个产业一定可以飞速崛起,通过赛马体育活动,打造一个结合商务、投资、教育、社交及娱乐的平台。”张祖德目光坚定地说。

走出半生,归来仍如少年

“我的父亲,一位来自中国福建的华侨移民。作为一名离乡背井,南下谋生的中国人,父亲一生心心念念他的祖国和故乡。父亲在离世前叮嘱我:‘若你改天有了小成就,不要忘记回祖家,看看你能为她做些什么。’至今我依旧记得这个家训。”张祖德感慨地说。

TAK集团自成立以来,已经捐献超过5000万美元的善款,用于世界各地的慈善机构,并特别为第三世界的孩童提供协助。除此之外,还捐助1500万美元的奖学金和家庭援助金,帮助那些困难的学生及家庭。

CHC杰士马主俱乐部基金会,是一个致力推动并实现多元目标的基金会,支持和帮助特殊需要儿童和青少年,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新加坡残奥会赛马代表陈正,就是其中一位受益者,他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获得第十名的佳绩,所获五万万元新币的资助。

今天,在中国,速度赛马运动被当成是高尚的生活方式被进行着多种角度的推广。这其中有竞技方面的因素,有生活方式的影响,有文化的传承,当然还包含了一些公益理想融汇其中。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也会问及在中国推广赛马运动的难点等问题,因为这是涉及整个行业的、每个人都在关注的问题。

而每问及此,张祖德都会显得信心满怀,因为在他的眼中,马运动的生命力恰恰在于可以汇聚出一群对于自然之美,与自然之力心向往之的有识之士。这不仅是生活方式的共享,也不能仅仅用对于高雅文化的向心力来简单度量。

重要的是汇聚出来这样的一群人,并使之自然地与公众区隔于马背上下。用一项运动,塑造出一个阶层的共识。这需要时间、资金、智慧、精力以及可以为之投入的一切。原因只有“热爱”两字可以解释。

张祖德此刻做的恰是为爱马之人塑造一个新的世界,在马背上的民族内蒙古地区,为中国的赛马事业搭建出“心的首都”。

编后

杂志主编 刘阳

中原自古没有马,早期的马是战争工具,也只有贵族才可使用。到了汉武帝的时候,为驱逐匈奴,国家养马数十万匹,中华文化从那时候起在马背上走向了世界。据说也间接地影响到了整个欧洲的历史。其后的2000年中,马在中国似乎又逐渐回到了贵族的胯下。清代的皇家与满族人精骑术是为了不忘“马背上得天下”的本,而且跨在马背上也的确“高人一头”。

过去20年来,马术再回到中国公众视野中的时候,已经换了另外一层意味。抛开少数民族的传统不提,在城市生活中的马术再度出现与“俱乐部”这个词密不可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先有了财富俱乐部,让公众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阶层区隔,这也是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社会的产物,是中国人在社会意识上的一种进步。财富阶层的脱颖而出,阶层中人也就必然要让自己过上与众不同的生活。在高消费、炫富的潮流过后,高尔夫、游艇、马术、马球等等健康的项目也就逐渐成为财富阶层的重要选项。

和众多高端运动项目一样,马术运动无法离开俱乐部的组织形式。这就像马本身就是群居动物,而骑马的人若是人没有与之争先的对手,乐趣也就少了大半。在一种项目促进,共同影响的氛围中人与马的情谊才可以得以长久共存。

马术俱乐部重新进入中国的历史也有了20多年,一直以来在内地城市总显得不温不火。爱好者有之,参与者不少,但氛围依旧不浓。很显然这与我们身处的文化环境有着极大的关联。在一个自古不尚马的地区推广马术,在一种非常介意阶层划分的区域推广“贵族运动”吗?这难度有些显而易见。

有人提出马术不是贵族运动,普通人也玩得起。这种自降身份与景区观光的骑行相等的做法,实际上严重伤害了赛马以及所有和马术相关的比赛项目。

这有点像当初在电视上砸假古董的著名主持人兼收藏家王刚先生所说,有些事情,比如说收藏本身就是有着阶层属性的,“它就不是给老百姓玩儿的”。当文物市场化之后,正经的藏家也只在拍卖市场找心仪之物,决不会去地摊捡漏了。

马术以及一切和马相关的运动也一样,市场化之后,必须在正规化的机构与运动俱乐部的引领下才能达成健康发展。它属于一个有很强消费能力的阶层。

以往的十几年经验告诉我们,在城市中找到这个阶层的人,并使之初步接受这项运动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他们可以长期参与其中,并从中找到乐趣。这个乐趣是属于马术本身的,而不是什么人群、商业机会等等附加条件。

我想,或许张祖德先生在做着一个新的尝试。让赛马或者说高规格的赛马运动,回到有着文化积淀的土壤中去。伴随着现代交通工具、现代沟通模式的发展,空间的距离似乎早已不再是人们选择爱好的瓶颈。而回到传统中去的赛马运动是否可以焕发出新的生机,我们《俱乐部》杂志持乐观的态度,希望见证CHC马主俱乐部走出自己的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