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想中的社群与俱乐部联盟 | 关于俱乐部(社团、社群)联盟的思考(之五)

我理想中的社群与俱乐部联盟

文| 刘阳

《俱乐部》杂志的发刊词中前半句是“每个俱乐部都是个小世界,……”在这么多年的观察中,我对此深信不疑。小世界的意思不是“五脏俱全”,而是它拥有着独特的活力与造血功能。小世界还意味着它的独立性与不可逾越的边界。我对“联盟”的基本判断是来自于保持彼此的独立性。联盟的模型不是把彼此融在一起成为海洋,更可能像星系那样,每个“小世界”都有自己的轨道,按照既定的方式运转基本不会发生碰撞,而让它们合为宇宙空间的既有吸引力也有排斥力。

人类的历史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盟。因此无论在任何时代所谓的“联盟”都不是什么新鲜词。我们也不必用以什么跨界来粉饰今天与以往的不同。因为在没有工业文明的世界中,任何联盟都是跨了界的。总之,既然没有什么特别,我还是可以从历史中找到一些有益的启发。

比如说联盟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寻求单一个体不能独立解决的方案。例如战国时期为了对抗强秦的联盟,或者在上个世纪中叶成立的联合国,也是为了寻求人类社会的长久和平。这些联盟存在目的或是为了生存,或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大家都是在自身之外搭建起一个共同体,而力图解决的问题也不能仅仅存在于每个联盟个体当中。能够长久的或者说能够有效运行的联盟,都是把目标制定在每个联盟个体之外的世界中。如果联盟的目的是为了挖掘彼此的资源,损人利己(或者把这个目的粉饰起来),这种心怀鬼胎,各自尽在不言中的联盟是靠不住也是绝无生命力的。

联盟必须有主要发起人,甚至要有一个或者几个核心的发起人。如果仅仅是一些小机构组成的联盟往往在一个领域中缺乏号召力,更不用提长久发展。因此在任何联盟中,具有“江湖地位”的成员是不可缺少的。哪怕是“拉一派打一派”,每个联盟总还是要有自己的基本面。

 

从这些角度上说,目前在俱乐部、社群等领域做个联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更令人怀疑的是,在越来越个体化的社会,粘合度不高的网络社群领域这种联盟的意义有多大?传统一点的俱乐部、社团组织有萎缩的态势,而互联网社区的稳定性不足。一方面弱化,一方面不稳定,更重要的是两者之间的壁垒森严,组织与组织之间肯定存在竞争关系。而很多被描绘出来的共享方式都显得特别的一厢情愿。

在我看来,俱乐部、社团、社群领域的联盟更可能发生在行业领域,在技术、培训以及媒体传播方向上彼此之间或许还有参与的热情。而如果你企图把手伸进每个机构盈利体系中建立联盟则需要,大智慧、大资本与大决心,死磕未必没有好的结果,只是今天的人还有谁如我们《俱乐部》杂志这般有耐心呢?

我之所以不看好传统俱乐部、社团甚至一些社群组织做联盟,就是因为他们往往在联盟组织的商业目的之外给自己赋予了太多了情怀因素。商业的问题用钱来解释,用时间来考核。情怀就太难说了,更难于统一。

相比而言,我更看好的是商业组织、品牌机构的会员制体系,这些机构有的已经有了自己的俱乐部体系,比如汽车领域,房地产业主俱乐部领域,以及一些运动竞技的俱乐部等等。因为他们有着明确的商业目标,并且以此为核心诉求在联盟的基本面上显得简单得多。

我之所以不看好传统俱乐部、社团甚至一些社群组织做联盟,就是因为他们往往在联盟组织的商业目的之外给自己赋予了太多了情怀因素。商业的问题用钱来解释,用时间来考核。情怀就太难说了,更难于统一。

商业联盟下每一个品牌或者参与者都有自己独立的入口(像淘宝中每一个独立的店,店的数量可以是无限的),即便存在竞争关系,也是在统一的规则和框架下运行;而所谓情怀联盟,或者以会员数量竞争为基础的俱乐部联盟,大家只有一个入口(好比超市同一货架上的商品,货架上的位置是有限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天然造成竞争关系,而且很难形成普遍认同的规则。

如果说在商业的会员制机构之间达成某种联盟的话,在目前我认为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模式。其一是要基于互联网,可以是已有的微信平台,也可以是自己设计出来的通用型平台。总之未来的联盟必须是基于互联网平台,而且还要对每个参与者提供有用的工具。让参与其中机构组织可以获得方便、荣誉并满足他们的普世情怀。联盟要解决每个平台某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者在某些方向上给予这个平台以强有力的补充。即使如此,这种联盟还要以轻度参与为准绳。也就是说不要设置过高的门槛让参与者望洋兴叹。

这种联盟不怕有特立独行的机构坚决不参与。因为很多俱乐部、组织存在的目的就是特立独行。很显然商业的、面向大众的机构往往不会拒绝有用的商业辅助平台。商业的会员制俱乐部、社群的联盟虽然接纳的要求不会太高,但也一定有着自己很强的专业服务属性,并伴随着趣味与传播性的当代特质。

我们可以把每个商业机构都想象成一个网络节点,那么他们连接着少则几十多则千万的点。而作为每一个点的消费者有可能同时拥有多个商业组织机构的会员身份。在这种相互交错的网络矩阵中,现在流行的大数据统计方式就得以施展拳脚。从中可能制造出的下一个商业奇迹或许会呼之欲出。

它要解决机构招纳会员的问题。

它要解决机构会员管理的问题。

它要解决机构会费续展的问题。

它甚至还可以凭空塑造出一个全新的,可能仅仅是源于某个冲动想法的共同体。

在这个范围内,参与其中的每个机构都是世界中心,都是可以拎起世界的那个挂钩点。想象一下,如果地球是圆的,那么是不是每个点都是世界的中心?再拓展开去,如果在这个点上发力,是不是地球就随之以自己需求的方式转动起来了呢?

如果让我进一步说,这种联盟应该至少基于以下7个点:

基于会员制运营

基于商业

基于互联网

基于共享

基于轻量化

基于游戏起点

基于有效合作模式

那么它究竟是个什么?是否可以让每个机构迅速接受?是否可能迅速产生流量?甚至产生运营收益?

这些大概算是商业机密了。

如果你想做传统的俱乐部、社群联盟,一定有大佬说,我的历史悠久,我的会员众多,你凭什么来“联盟”我?但这在商业化的运作中,在互联网的体系下,或许可能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