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与佛珠 | 则热寺随感

无论在大城市还是位于深山中的则热寺,我看到被人手接触最多的就是手机和佛珠了。

屏幕快照 2016-08-22 下午2.34.54

(图片取自则热活佛弟子的朋友圈分享)

有幸作为《俱乐部》杂志的代表,我在8月初参加了则热寺开光大典。同行有位则热活佛的弟子,他是位每日都要做几小时功课的虔诚佛教徒。既然是佛教徒,脖子上,手腕上自然少不了佛珠。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有点不喜欢那些每天盘珠子的人。尤其在夏天,一些人把佛珠手串往流满了汗水、油水的脸上蹭,美其名曰制造“包浆”,与之相对的是还有人闲暇用手里的小刷子使劲刮削手中的珠子。凡此种种,大约这么“伺候”佛珠的人总希望自己手中的珠子像个什么,至少有点模样。

对此,同行的朋友会显得不屑一顾。因为作为佛教徒他不仅日常会用不同的佛珠加持自己的修行,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佛珠的收藏者。

在他看来,作为一名非佛教徒的我,如果真的对此感兴趣,只需要买一个和自己相关,且适合自己的珠子就好了。

什么是和自己相关?什么又是适合自己呢?

这里的法门太多,我记不住那么多。用我这种俗人的理解就是,丰俭由人,不必去追求什么很珍贵的材料。

在藏区所有人都会或是脖子上挂着,或者手持佛珠,我问这朋友,那么多看似珍贵材料的东西,难道都是真的吗?他的回答让我觉得震撼:在这些藏民眼中佛珠都是真的。

因为则热寺在山中,手机的信号比较弱,让我们这些从城市中来的人总显得少了“抓挠”。掏出手机的频率明显增多,刷微信的频率也明显地增加。虽然大家都知道除了拼命在转的寻找信号的圈圈,一切都停留在进山之前的世界里。

有人会偶尔喊一声,有WIFI,于是所有人都掏出手机,继续看转不出新内容的手机。慢慢地,我有点像魔症了一样,每隔几分钟都要掏出手机看看。看看完全不可能更新的内容,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屏幕快照 2016-08-22 下午2.35.04

手机曾是我们连接外部的工具,而此刻的失联,手机又成了希望的念珠。

我观察到在寺庙中的僧人、甚至大活佛们也都用手机。甚至在法会上不少人都会用手机拍摄,无论是照片还是视频。但唯独未见的是他们拍摄完了立刻分享。记录此刻,或许是手机在他们手中重要的功能。

更多的藏区中人只是虔诚地捻着手中的佛珠,走路也罢,停留也罢,开心也罢,劳累也罢手里总不会停,男女老幼都如此。

在我看来,藏人手中不停地捻着珠子也是一种沟通手段,与另外一层境界的链接。

在则热寺,因为手机没有了信号,我会显得坐卧不安。除了随时看手机之外,更是不停地给手机加上充电宝,生怕这个早已无用的东西就此休眠了。

慢慢地,我终于在这种焦虑中得到了某些开悟。恰如我那朋友曾说的,在藏人眼中所有的佛珠都是真的。而真假之说只是为了交换,为了卖才有价值。而对于虔信者而言,这些念珠无论怎样都会带给他们以安全感与希望。这些感觉,无论寄托在什么东西上,这些东西也就没有了真假虚实的意义。而重要的是提供给了持有者一种安全感。

于是我大约明白了为什么在信仰不昌的京城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手里拿着一串珠子,为什么几乎所有的汽车上都会挂着佛珠甚至领袖的头像。

这一切都是在处于惶恐与漂泊中的人们产生安全感,可以看得到,可以拿得住的心安。

文:冷语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