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headlines

支点-郭维维

支点

郭维维

 

策划 | 夏子柒

摄影 | 陈澍

文 | 冷语寒

文字整理 | 朱雪

从北京足球队前锋线上的支点人物,到中国足球产业的第一批职业经理人,历经专业运动队、职业化俱乐部再到组建自己的俱乐部,郭维维在足球这条路上走出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今天在他位于朝阳区的北京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的办公室中,郭维维对《俱乐部》杂志记者道出了自的未来规划。

和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一样,在收获了商业的成功之后,这个群体更关注自己所在产业的社会价值,以及面向未来的发展。在郭维维看来,面向青少年的足球培训,以球育人,让更多喜爱足球的青少年能够在专业的足球训练中树立起爱国、团结、拼搏的体育精神成为了他历经艰难,不舍初衷,不懈追求的内心支柱。

在郭维维的办公室等候一小时后,他终于到了。身着白色衬衫,黑色的长裤,一眼望去还是当运动员时提拔的身姿。其实在等候他的时间里,我们仔细地参观了他的办公室。有三个细节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一张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国安队的合影。合影中人有后来的国家领导人\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贾庆林,有带领国安队打出自己风格的金志扬、郭瑞龙、李松海等老教练,当然还有如郭维维同期的那批在北京球迷中偶像级的球员。

另一个细节是郭维维的书架。据说书架是最能反应出企业家的思维进程。郭维维书并不多,《全球通史》、《巨婴国》、《孔子传》、《普京传》、《狼图腾》、《梁思成与他的时代》在说他涉猎很广,而《安切洛蒂自传》、《范加尔传》多少透露出郭维维心目中的偶像。

不经意摆在茶几上的一张请款单,上面罗列着俱乐部青年项目的各种花费。钱最多的项目也不超过万元,而如给场地划线这样几百元的小项目也写得非常清楚。从列表的项目中,我们可以看出足球的青训工作比我们想象要复杂、琐碎很多,郭维维也会为此承担相当多的经费压力。

郭维维退役的那个时期,是中国职业化足球的开始年代,刚开始的几年中所在的北京国安队成绩并不怎么突出。而刚过而立之年的郭维维因为伤病选择了退役。按照年岁来说,他退役的似乎有点早,以至于很多年之后老北京球迷遇到那种“摆大巴”死守的球队时总还会想起郭维维+翟彪那对双高组合。在球员时代,郭维维只要上场就是锋线上的支点。

从球场上下来之后,郭维维选择了俱乐部的运营工作。那时候他所在的北京国安俱乐部运营是从一个人一张办公桌开始的。而与之相对的是球市的逐渐火爆,巨大的市场空白等待着他去规划填补。在国安运营岗位上的那段时间,是郭维维身份转变的关键时期。后来他自己回忆都搞不清楚是什么因素让不善言谈的自己走上了商业化的道路。

经过几年的磨砺 ,当郭维维再次走向公众的时候,砸向他的更多的是不理解与骂声。作为北京籍,北京球队培养出来的运营人才。在本世纪初,郭维维的经历与能力被进京就食的辽足看上,担任辽足总经理的职务。可以说辽足给了郭维维一个更大的机会,一个施展自己才能地方。郭维维也不负辽足的期待,在他主持之下辽足在北京获得了稳定的赞助收入,并慢慢地打开在北京的球迷市场。

遗憾的是,在辽宁当地政府的要求之下,辽足最终没有能够长期扎根北京,而是回到了他们的故土。而北京人郭维维拒绝了辽足的强力挽留,作为北京人,他觉得自己的事业还是在北京。

和很多北京人一样,郭维维的头脑中国家、北京的意识很足。说足球的时候,他总忍不住从国家队、地方队,国家队风格,俱乐部风格这些角度去谈。他这一代人成长在自己的命运与国家成长息息相关的语境中。职业生涯其实也伴随着一个个政策的下发、执行、收回起落不定。郭维维话语中的时代烙印很足,不谈的事情不表示他不想,而他的真也恰是表达出自己对于北京、对于北京足球的那份感情。

在郭维维看来,一个地区的足球本身就具备了这个区域中人的性格。他进一步解释说:就像北京的球员他们都很聪明,有大局观,灵活这一点像首都的人——大气。但与此同时,刻苦精神不够、拼劲不足也是北京球员的普遍缺陷。郭维维认为,一个城市的足球气质从这个城市中凝练出来,反映到了最能够代表这个城市气质的球队当中,反过来,球队的表现也在说着这个城市气质的某种变化。

和很多在足球领域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一样,郭维维把自己的事业的皈依处放在了青少年运动员培养上。北京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这块牌子在郭维维手中历经多年,最终还是承载着他对未来的梦想。郭维维坦诚,他可能也会喜欢那些在场上“调皮捣蛋”的球员,因为这些孩子更有灵性,成才的可能也会更大一些。说到孩子们的时候,他脸上会忍不住露出很灿烂的笑意。

在运动俱乐部领域运营这么多年,郭维维对于俱乐部、社群、会员体系这些词其实并不那么热衷。甚至他都不愿意给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去对标一个欧美的同类俱乐部。互联网大数据对他来说更合适的用武之地是在检验运动员的场上状态,属于科学训练体系内的事情。而他总说:球是一脚脚踢出来的,比赛是一场场打出来的。如果还有什么隐含的意味或许是:当你成绩好了之后,一切俱乐部这个词能够承载的东西才会实现。

在当初的球队中郭维维是场上的高点。离开比赛之后,郭维维依旧是朋友圈中可以振臂一呼天下响应的人。当年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中囊括了北京足球的几乎所有精英力量。象征着北京足球传奇的北京老年男孩足球队,现在也成了郭维维需要维护照顾的对象。为北京足球尽一份心是他的心愿。

记得他进入办公室刚坐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抱歉,今天迟到了,有位老北京的球员出了车祸,我得去看看……

对话郭维维

《俱乐部》:请问你刚开始做俱乐部运营的时期,也是中国足球俱乐部刚刚开始职业化的时候,那时候你有什么参考、学习的对象吗?

郭维维:退役之后我想在俱乐部做些事情,看看正好俱乐部这个部门需要人来做,其实我当年的脾气秉性,平时不爱说话,性格上还是有缺陷。刚开始,其实就我一个人什么都是自己弄,广告、招商、票务、球迷活动很多事情。

每个地方的地理环境不一样文化不一样,足球的俱乐部发展文化体制不一样,所以他的人文特点不同,所以他的风格特点也不一样。

当时球队去德国参加耐克的世界杯,通过外出比赛的机会有了和国外俱乐部学习的机会。再后来,从国安俱乐部出来之后,有了更多的外出旅游之类的安排,或者专门去学习沟通的机会。其实更多的还是自己学习、摸索。

 

《俱乐部》:你认为这些年来,国内的俱乐部在哪些方面有了进步?

郭维维:球迷现在有了知识产权意识了。他们想买真的东西,哪怕比街边卖的东西贵一点。他们会认为是支持俱乐部。这就是一种进步。

而在投资人那边,其实他们的认识也更清晰了。很显然,现在纯运营俱乐部还是赔钱的。但如果利用俱乐部这个载体提升企业影响力这个角度这几年有个更多的尝试。

你比如说恒大俱乐部,价值提升了他的企业,不管今年做地产、农业、水,食品、医药都在发展通过他这个俱乐部影响力,扩大他们的品牌影响力,在其他领域盈利。

当然这一切距离把足球做成产业还有距离。足协可以在这个方面再完善一些,把俱乐部的活力深度激发出来。

《俱乐部》:你认为足球俱乐部是属于城市的吗?比如你觉得北京足球有什么特性?

郭维维:而每个地方的地理环境不一样文化不一样,足球的俱乐部发展文化体制上不一样,所以他的人文特点不同,所以他的风格特点也不一样,有些人在一定的基础上留出空间让各地去发展,像北京有北京人的特点,比较聪明,结合咱们自己的特点不管是快也好,灵也好。当然北京人以前在作风上会差一些。

足球还是要从小培养,从我本人来说,小时候足球会陪伴我的生活,从中不管是爱国也好,集体主义精神也好,还是这个顽强拼搏受压受挫的这种能力也好,我觉得对孩子有一个健康发展要从育人这方面去多下功夫。

北京是个国际化的,它也是我们国家的政治中心,国际交流中心,以后可能还会有科技、创新的中心。这里的孩子接触的事物跟看到的东西的格局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悟性和接受能力是非常强的,正因为这个特点,北京的比较灵活比较快悟性好,再加上他的基本功,他的接受能力,技术要好,这样对他以后足球生涯的发展那肯定是这个高度就不一样。

 

《俱乐部》:我们刚才讲北京足球还在讲的是国安俱乐部,其实北京还有其他的球队,包括您自己现在的这个俱乐部,您对您的俱乐部未来的发展的设计可能是什么样的?

郭维维:我们的俱乐部现在还是想在青训这块能够做的更扎实一点,一步一个脚印吧,以后把我们在青训领域这几个梯队,给他构建好,当然的话随着青训发展,这个队伍年龄可能会提升,会参加这个职业联赛,优秀的人才包括中超优先考虑北京这些队伍,给他们去做输送。这方面需要更多的媒体关注起来。日韩他每天每周都有专门的电视台专门的媒体来报道青少年足球,校园足球。

媒体的宣传很重要,其实习大大讲的还是从强民,强身,培养孩子这种拼搏精神,咱们身体素质这几年下降,还是从这方面呢能够鼓励咱们的孩子呢能够爱国也好这种集体精神也好,这种顽强拼搏的斗志也好,我觉得从媒体宣传上或者是互联网+也好,还是往这方面去引导,孩子的德育教育的心智教育,去引导,让孩子喜欢踢足球不是非让你成为梅西。心智健康你的人生观就不一样,三观正,以后在任何领域都会出类拔萃。

《俱乐部》:北京请介绍一下老男孩的俱乐部。

郭维维:原来是我们一老大哥郎总,他是创始组织的这个俱乐部,但是不幸的是他在今年年初过世了。就把这个托付给我。俱乐部成员还是以前退役的这些球员,定期给他们组织一些活动,然后有一个比赛,给他们组织起来去参加校园足球这种公益活动。

《俱乐部》:这个我看过一些关于这个俱乐部的报道,感觉虽然大家是因为乐趣玩到一起的,运营起来还是挺难的吧。

郭维维:其实还好,有时候会有企业赞助。这是我和很多伙伴的一个情结,我这边有力量也会给予一定的支持的。给他们组织起来,大家在一起高兴高兴。

 

足球不仅仅是要把人才培养出来,就是说要提供一个更好的舞台,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责任,他牵动着方方面面。

《俱乐部》:我们经常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好像足球圈也比较按年份来排的吧,您是哪年的。

郭维维:对,我们在足球圈里也是尊老爱幼,可能传承的更好,金指、魏指导他们算年龄大的,他们也是有这么一个平台吧,大家能够定期的聚一聚,用北京话就是有个念想啊。

我们还是跟高指导(高洪波)算是一波。

 

足球不仅仅是要把人才培养出来,就是说要提供一个更好的舞台,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责任,他牵动着方方面面。

《俱乐部》: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您觉得你这一代人的使命是什么,下一代人的使命可能是什么样子的会有一种传承吧?

郭维维:现在还是把自己的事做好了,这几年习大大比较关注足球,国家政府包括各个层面对足球的投入从我们做足球这个行业的一员来说,是个发展的机遇,我们需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下一步可能从青训体系的建立,从整个青训系统的管理啊,包括以后的在足球教育上怎么嫁接,争取在我们退休之前,能真正有自己的球场,能够把俱乐部的产业结构先做起来。

足球不仅仅是要把人才培养出来,就是说要提供一个更好的舞台,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责任,他牵动着方方面面,所以还是在记录足球产业结构发展做出一定的成绩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