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力量,让艺术进入公众生活

6月

北京

长安俱乐部

一场企业家与青年艺术家的对话

屏幕快照 2016-08-16 下午1.23.29

在北京最著名的长安俱乐部中,还未正式挂牌成立的企业家组织牧云社,开启了他们与青年艺术家的对话。作为一个以推动中国艺术家走向世界成功企业家组织,牧云社自成立之日起,就致力于助推有才华的中国艺术家通过各种渠道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

在这场以“未来力量”为题的小论坛交流活动中国年,牧云社成员希望与更多的80后、90后的艺术家进行面对面的沟通。让青年艺术家群体了解牧云社,也同时期待着有更多优秀的青年艺术家加入到“未来力量”的团体中,使他们成为牧云社的预备队。

在牧云社的理念中,艺术的语言没有国界,当代艺术的高度更体现在与观众与生活的紧密互动中。让艺术改变中国,让美感进入生活。艺术生活化作为一个重要话题,希望提醒青年艺术家们除了关注自己的作品的高度,同时也拓展作品受众人群的广度,让艺术(以及艺术衍生品)进入大众的生活领域。

在活动现场,大腕云集,著名歌唱家程琳客串了整个活动的司仪。非专业的她用自己娴熟的主持技巧与对艺术的领悟与感悟,引动着整场活动的情绪。她用自己的经历拉近着与青年人的距离:“作为音乐家,在这个时段、在我们现在生活的时候,是最艰难的时候,你知道你们绘画的人或者做雕塑的人,从中国古代和历史来讲,你们都可以看到很多唐朝宋朝元朝的作品,但只有音乐是断层的,因为那个时候录音机还没有创造出来,所以现在我们听到的音乐就是过去的音乐,是我们想象宫商角徵羽。音乐可以把我们一下子带到一个灵性的世界去……”

 让艺术为生活添彩

牧云社秉持着让艺术走进生活的理念,汇聚了来自企业界与艺术界的同仁。牧云社理事长张宝全先生用非常通俗的语言表达了自己观念:“最近大家都在讲文化,其实文化就是我们所有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综合,怎么样吃饭,怎么样睡觉,怎么样交往或者说等等。那么艺术,我觉得它可能更关注的就是我们精神的一种需求,包括我们对未来的、对自己、对自然的等等,最终作用于我们自身,我们自身形态的改变,那么这种形态的改变可能就是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在今天大家都开始讲艺术生活化,艺术生活化这个词在今天可以提了,也就是说,一定是在物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说白了就是大家都吃饱了,而且撑了,所以就想怎么消化,怎么来吃得更好,不关注有没有的吃,或者说吃得好已经不是问题了,最关键的就是我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吃,这种方式怎么体现我们的性格,或者说这种方式怎么体现我们的不同等等。在今天,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其实艺术已经进到了我们的生活,也成为了一个新的消费领域,当代艺术这样的一个形态,就是人人都是艺术家,其实包括艺术已经摆脱了技术材料等等的限制。Amy的办公室全是设计师产品,没有一件是工业化产品,这就是一种趋势,艺术已经进入我们的生活了,通过这样来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提升我们的产品意识。这个时期,我们肯定这样的一个作品,我们认为它更有灵性,更有自己的东西,最重要的是我们通过市场方式来对这样的一个作品进行支持,其实就是对艺术的支持。”

“成教化、助人伦”。今天的艺术某种意义上不仅仅是一种视觉欣赏,还有一种伦理、一种道理、一种是非的判断在里面,艺术的功能可能更加的广泛。今天艺术的欣赏,除了企业家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中产阶级不可忽视,是一种潜在的对艺术的推动力,经济发展的带动,也是今天好多年轻人遇到的一个好的时期,对他们的创作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境,策展人黄笃对张宝全的发言做了进一步阐释。

作为前辈成功艺术家代表的闫平女士,则从历史与艺术灵性两个方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看美术史,美国艺术是怎么样崛起的,是怎么样占领整个世界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富人聚集的地方,当然艺术家也不负众望画出好的作品。今天我们的画家就是在这个时刻,就是那么一些富人吃饱了以后,眼睛盯上了艺术,觉得自己也很艺术,然后他们想要发表意见,这些有时候我们听了很刺耳,但是也非常有道理。另外,现在新生的力量来了,所有的文化、所有的东西都感觉到了生命力,我觉得具有创造力可能是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学校让我对毕业生讲几句话,我觉得首先我从母亲的角度想,就是一要身体好,二要有理想,三立即行动。仔细一想,如果是立即行动的话派生出很多的问题,出了校门,如何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所有的事情大概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人与自然的问题,就是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二是你与世界的关系,就是新媒体这种东西,它的发生带来的生活的变化很多很多,以及你面对的很多,比如美国的抽象主义、法国的各种主义还有今天在中国经济崛起下的中国的印象主义等等,我们在不停地了解它和它的关系之后,然后回到你自己,回到自我,你的那份年轻,你身上的那份荷尔蒙,那就是你自己。”

艺术进入生活是个大课题,财富阶层无疑已经成为了先行者。而如果用商业的视角再去审视艺术品市场的时候,我们还会发现有更广阔的空间远未开发。

33

原创能力是改变世界的基础

原创能力是困扰我们国家的大问题,即使在艺术领域,我们的艺术家能够在世界舞台上进行表达的能力也尚在襁褓中。牧云社的秘书长栾艺铭女士用艺术赞助人与成功企业家的双重身份,表达了她的观点:“从我自己的艺术收藏经历来说,我完全被国外青年人的创造力所打动。而在我们的文化中,对长者、前辈的尊重,有时候很难让青年人做一些颠覆性的作品。更多时候,我看被国内艺术界视为颠覆的作品,早已经在全球视野中被颠覆了好几轮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心里的感受真的不好。虽然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但艺术家是有着文化身份和符号的。如果一个艺术家不能在自己的文化身份中找到创新的原点。那么他的作品会显得没有灵魂。我就记得有年轻的油画家说从欧洲的博物馆出来后,很多艺术家会坐在馆门口的台阶上哭。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无法达成那样的水平。这些艺术家太可爱了。也真的很执着。其实在我们的视野中,还有很多艺术家在我们民族的语境中寻找这创新的思维。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希望带给年轻人,年轻艺术工作者的。我们希望能搭建起来一个属于年轻人的交流的舞台。在我眼中,真的好艺术家是最有勇气和无畏的人。他们和产品设计师不一样。艺术家的工作就是颠覆,甚至都不一定能找到目标的颠覆。他们应该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闯将”。我不希望他们被生活所困,在理想中添加太多的无奈。我们想做点纯粹的事情,鼓励、推荐青年艺术家创作,但不是创业。创业、商务的事情是企业家要做的。这也很有意义。我们中国人在谈意义的时候,总要避讳商业。但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时代,没有商业的意义,很难走得长久。我们期待社团、社群长长久久。无论多少人在互联网的思维中强调这个世界的不确定,鼓动大家抓住眼前的利益。但我们牧云社中的每一位成员都将坚守理想与信念,有了这些才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此刻,坚持理想、保证原创、商业共赢、社群分享的表述,未来一定能够成为牧云社与青年艺术家之间的共识。

屏幕快照 2016-08-16 下午1.19.27

寻找自我与沟通世界

牧云社的理想是鼓励、扶植有创造力的中国青年艺术家。中国的定义其实本身就包含着一个非常大的价值观、民族观与世界观。

舞蹈家兼设计师张天爱女士有着长期的海外工作生活经历。关于东方性的话题,她最具发言权。在她看来,作为一名中国的艺术家,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与创作、创新与外面的世界对话。也只有每天不断地学习与沟通交流才可能磨练自己的艺术修养。了解自己是谁,了解外部的世界是如何变化,守成文化本位与变通交流方法并行的时候,才能塑造出真我与艺术
尊严。

牧云社成员,著名建筑设计师莫平从眼光、态度与自我批评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表示:“我对美蒂奇家族印象也特别深,有钱人不少,而有钱又有品位就是个问题了。中国发展的这几十年累积钱很快,在我们今天的中国这个社会这个品位还是缺少的。我们那个年代从中国最早的应试教育,这样一步步走过来,往回看,总结几个概念性的东西,第一个就是你的知识、你的眼光,我们怎么可以在最短时间读到最多的史书、看最多的艺术、理解最多的理论、了解更多的文化。第二个问题就是你的态度,你是怎么样对待这些艺术以及你的选择是什么,这个就是与大家以后的艺术走向和个性有关,哪些是属于你自己的这个态度很重要。最后一件事就是自我批评力、自我升华力、自我完善力,这些就是你要经常进行自我批判。做好艺术的同时一定要有目标、有追求、有野心,作为一个艺术家,你一定要找到自我。”

在随后沟通的环节中,莫平与青年艺术家景晓雷之间还有过一段对话。莫平有感于当下青年艺术家群体的激情缺失,迷茫不知所措。而作为被表述对象的青年人景晓雷则表示:“确实是大多年轻人没有激情,但是艺术界有这几个走到最后,
够了!”

在牧云社之青年力量的启动仪式上,讲话多的是牧云社的那些成功企业家,是年长者。从他们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太多的殷切之情。 无论是张宝全理事长的大白话,还是闫平女士的专业指导,再到栾艺铭女士从藏家的角度期盼,张天爱女士以国际化视角给予青年人的启示,莫平先生最后希望用更具刺激性的语言唤起青年艺术家的野心。与之对应的是目前国内的青年艺术家过于冷静的态度。或许这是这一群体的特性,也或许他们的激情只有在同伴之间燃烧。但无论如何,这次活动开启了一种对话的可能,让艺术的赞助人与艺术家主题能够平等地坐在一起,成为伙伴,开启一个更加美妙的未来。

编辑|李晨阳  摄影|雅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