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晶 从媒体创业到产业园区社群运营

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找到翁晶,媒体人出身的他喜欢助人为乐。身材健硕的他被圈里称为“翁胖”,一个胖字就足以让人产生暖男的联想,而在交流过程中,翁晶带给你的那份暖意,绝对来自他的内心。创业大街南口的贝壳咖啡是翁晶近期发起的创+媒体人俱乐部的驻地。坐在简洁的小木桌边,面对着满脸是汗的翁晶,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屏幕快照 2016-08-19 下午3.57.45

记者:是什么想法,促使你做了创+媒体人俱乐部?这是一个可以盈利的项目吗?

翁晶:其实以前相类似的主题,我已经在“周五咖啡”的初创阶段尝试过一次了。现在做这个创+媒体人俱乐部,就想把这个模式一点点扩大。我们有23个发起合伙人。其实凭借我们在媒体领域的关系,短时间内做出几百人的规模,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做,就想把核心的资源和模式都摸透了,找出一些规律、规则和玩法,然后再开始做事。前几日,和一个投资人聊天,得到的信息是:媒体人从事10年以上的,投资创业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九十。所以我觉得媒体人这个群体如果真的想创业,可以用到我们的发起方之一的贝壳菁汇生态圈,这里全套创业服务都有,全产业链,媒体人投资创业可以少花钱,甚至是不花钱创业,享受孵化配套服务。

记者:以你所见,无论是媒体人还是其他人群,在创业阶段常有的误区是哪些?

翁晶:误区不少,比如不少人觉得走资本市场、走数据就够了,经常是把数据做大之后,再研究怎么挣钱,研究商业模式。但是现在投资人不这么看了,他们投资的都是具有核心技术的项目,真正有创新思维的项目才可以投资。如果只是一个营销模式门槛太低,肯定不投。现在媒体人创业有的优势就是人脉资源不可复制,如果换了人,玩法就不一样了,就像餐厅换了主厨,味道就不一样了。

记者:你们现在运作的一些核心的项目是什么呢?

翁晶:有些业务我们已经开展近两年时间了,而且大家的参与度很高。我们利用媒体属性开展公关服务,媒体宣传,或是活动策划,这可以作为敲门砖。周五咖啡就是这样开展产业园区服务平台,我们通过产业园区整合资源,通过线上线下策划活动,媒体宣传作为媒介,聚拢社群,打造有价值的服务平台。比如我们在北京亦庄做大本营,合作方是北京经开,园区去年有近千家企业,活跃的员工是7万多人,但是存在的问题是开发区办公大多为企业独幢,用他们老总的话说,买得起企业独幢的企业家还需要巴结外人吗?了解我的邻居是谁吗?根本不用,所以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咱俩当邻居10年都有可能没打过招呼。我们当时过去首先开始做线上线下的活动,但是北京亦庄这个区域很“闷骚”,晚上8点后发红包都没人抢,可以想象大家的活跃度。

记者:那么后来呢?你们如何改变这种情况?

翁晶:其实没什么窍门。就是坚持每周五做园区活动,慢慢开始互动交流了。以此为起点,大家打造社群,甚至通过社群形成了一些企业间的合作。对我们来说,亦庄社群里大企业特别多,有亦庄国投、同仁堂、中国黄金等单位,单身男女很多,要搞一个相亲会,当时报名了近400人,女性居多,男性较少,男性年龄偏小,女性年龄偏大。后来我们为了保证这个活动能够很好地进行,就把参与人员的年龄制订了标准,并分了组,让每组男女平均化,为每组请了红娘,那天活动,玩游戏,唱歌,表演节目,互动交流,最后有13对现场牵手,有媒体进行了报道。

记者:你都开始做相亲会了,这很跨界啊!

翁晶:现在不是都在说跨界合作吗?我们要有一颗安卓心态,所以我们在产业园区提出4+合作模式,就是园区+媒介+社群+服务,我们只是搭建一个平台,把买方和卖方链接起来,虽然利润空间没有那么大,但实惠有效。

记者:现在大家都在说模式,你现在的运营模式可以称为什么呢?

翁晶:我正式的称法应该是:中国产业园区的社群服务平台。

记者:那么你的赢利点呢?

翁晶:也许我运营这个社群虽赚不到大钱,但通过我们的服务平台进行嫁接,很容易就能挣到钱,且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非常有利于模式复制。

记者:思路不错,亦庄是你的一个试点?

翁晶:对,试点。我们还会发展全国各地的产业园区。比如京津冀,我们已经开始布局了。天津这边有点白手起家的味道,北京亦庄是打样,有的园区是有楼没有人,还处于招商阶段,我们是靠社群帮他们招商做引流,我们会专门策划一些有针对性的活动,比如路演会,慢慢的会有人留下。

记者:不少产业园区会有一个主题,比如科技创新,比如智能汽车、生物医药等等,你会为他们组成专门的社群吗?

翁晶:这需要综合考虑,一方面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另一方面也需要各种扶持政策,比如天津注册地点有补贴,甚至房租减免,一切都是为了搭建起生态环境。

 

口述背景

我曾做过网媒,在中国资金项目网,做线上线下投融资服务,后来接触投资机构多了,还曾创过业,名字是“中小企业服务联盟SINOEI”。我当时想,企业当中有供也有求,如果能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相互合作,就会产生很多合作机会,我们建立平台,可以收取平台会员费。但那时市场氛围不浓,而且越是熟人越爱跳单,我们干了一年多,吃了不少苦头,当时法律文本也没有那么规范,针对不守规矩的会员,我们通过把会员号注销来处罚。我们收取的会员费标准从几百到几千,原本希望通过资本助力,但是当时的大环境和今天的确无法相比。再后来出了个事,公司办公在朝阳,注册在东城,2008年工商大检查,不允许异地跨区经营,停业罚款数万元。我和合伙人商量,这种状态不如撤了吧,大家一分两散。但我没有死心,就在三元桥附近租了房子,跟我的同学在家里照样做,但是发现商业合作平台属性非常重要,有了好平台,不行也行,没有的话,行也不行。再后来通过面试,走进了《中关村》,开始了活动策划,市场营销工作,这又为今天的创业提供了锻炼的机会。

编辑、文 | 刘阳 摄影|雅静

 

 

1条评论 “翁晶 从媒体创业到产业园区社群运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