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读书
  • /
  • 薛雷专栏 | 艺术,社会,性价比

薛雷专栏 | 艺术,社会,性价比

“性价比”是资本介入艺术绕不开的坑。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14-%e4%b8%8a%e5%8d%889-53-49

胡适先生在介绍实在理论哲学中说过,“实在是我们改造过的实在。这个实在里面含有无数人造的分子。实在是一个很服从的女孩子,他百依百顺的由我们替他涂沬起来,装扮起来⋯⋯”。在50年代批判胡适时,被屈改成“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份”。不但与原文本意正好相反,并且成了胡先生的“名人名言”。

最近国内分析艺术与社会的文章众多。无论艺术本身还是艺术介入社会,资本介入艺术⋯⋯基本是在不尊重规则和体系情况下的,不断“性价比”式混乱各层面的纠结冲撞。而不论艺术进入社会还是资本介入艺术,都需要体系研究,在系统中把握细节,整体策划,目的与实施明确。

当下中国艺术圈,其实更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姑娘,在夹着尿不湿的同时,身上挂满1至80岁的所有男女性时代饰品(西方标准),哼着世上只有奶妈好(奶的来源并不明确),走上时尚平台。我暂且称之为艺术领域的“中国特色”。

真正有价值的艺术方向,目前土豪藏家是无法掌控的。因为“艺术只有在具有抵抗社会的力量时才得以生存,如果它拒绝将自己对象化,它就成了商品。它向社会提供的不是直接可以沟通的内容,而是某种间接的东西,譬如说抵抗力⋯⋯艺术作品,至少是那些不屈从于宣传的艺术作品之所以缺乏社会影响,一个决定性原因是它们必须放弃使用那些会使它们迎合更大多数公众口味的交流手段。假如他们不放弃,它们就会变成包罗一切的交流系统中的工具——阿多诺”。艺术在曾经的精神辉煌之后,其外壳形式会成为商品。我们一般放进博物馆里,供起来纪念精神,或让资本操控艺术的外在形式,拍卖并升值保值。当然真正进入了社会,也就是社会规则了。

投机藏家在没有艺术体系知识下,很难认知艺术品的含金量所在。所以已定位的大师级作品以高价位进入是相对安全和容易的。许多人在买卖中错以为自己真的热爱艺术,其实他们只喜欢商品和社会地位的划分。其后天勤奋的片面式学习,只带动了死背大师名字和摹仿略似大师的中国式山寨艺术家喷涌。社会也没有时代的藏品鉴赏力培养。

在国外,艺术家对社会体系中所谓腐朽主流“中产阶级”品位的反讽与未来社会的敏感。使走在人类思维前沿触及已知世界以外边界成为可能。在国内,财富阶层最高境界是“情怀”。弥漫的对于“当代艺术”或“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怀都很感人,有资本,甚至有故事,但完全没有系统。而传统艺术的“如盐在水”沉浸式品位,又使文字表面解读式骗子满街。这种资本“情怀”实质主要是民族主义自卑心理,财富产生的霸权泡沫和商业投资目的,与艺术无关。

艺术进入社会的现状则很缤纷了。如鲁提辖在镇关西脸上开的彩帛铺。首先本土财团对不了解的“当代艺术”体系因远成嗔,开始团结同样受红专教育的某些体制内老艺评家谩骂,一头扎进头衔里。毕竟艺术不明白,但主席,院长,主任是认得的。当代艺术一定是油画(限架上),传统艺术肯定国画。花小钱办实事,最好找众大师先画张自己的肖像。

苦笑中,其实以艺术语言分类探讨艺术早己不是当下时代的艺术语境了。西化资本财团则展现了另一面。背过各级大师名讳,玩青年选秀。前几年在资本任性里不断疯狂。社会表现多为邀请国外过气艺术家,大师们,开始中国一展游,满足市场需求。国内美院也乐于做这样的交流。结果多是过场,什么也没有改变。这几年土豪们随经济低迷,和对国际的了解,收敛多了。时刻准备国家要上的传统文化了,误读与不确定,三叉口好戏又要开始。月黑风高,姜山一桶。 

国内艺术藏家换代迅速。伴随着冷军画价崩盘,第一代写实欣赏藏家式微。可惜海外游过学的富二代欣赏当代艺术,也是一鳞片爪式的明白。艺术的审美品位其实是整个社会长期养成的。看时装表演,学红酒,收藏艺术品,不过是朋友圈自拍式的炫耀,当不得真。相比国外,国内甚至都没有“中产阶级”和固定庸俗品位的,因此“小众阶级”也就没有看破中产腐朽的革命了。略做社会反判性,不是入了星球大战式共和国政治正确榜,就是回归摇滚皮裤式小清新内心,充其量算是在桌边对桌中心的愤怒撒娇,聪明中带着奴性。看国内艺术藏家在巴塞尔艺展上的表现,要么买最长的里希特激光打印,要么收低价位。

“性价比”是资本介入艺术绕不开的坑。它引发各层面的失望与崩盘。大师级艺术情怀是虚性的。用资本玩艺术展,二级市场里,艺术圈各策展堂主会带二三流艺术家群体和领取车马费的艺术评论家出台。由高情怀入低市场,自然骂声不断。同时由于艺术家思维思想结构建设的缺失,红专美院遗风惯性,面对国际大师作品,艺术家多从画面形式感入手,对真正有价值的艺术神奇部分视而不见。早年有对老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画面具象照片肌理的误读;接着有对女艺术家杜马斯的水墨类型化误读;近来又开始对南非肯特里希的拼贴版画和新莱比锡画派误读了。资本对艺术最恶劣的,是土豪自己参透所谓艺术圈规则,山寨并搞定艺评家群体及艺术圈各种展览、选秀、培育艺二代。资本代表有时候甚至甩开代理人亲自上阵。这就离腐烂不远了。商业本性中的资本家,用性价比思维引发的各种现象,如地产空楼艺术立体秀,地产博物馆、地方新媒体艺术旅游秀,五光十色。在其中,无论是掏钱的甲方还是作为参与者的乙方,充斥着失望情绪,甚至一言不合,翻了脸赤膊相向。

商业有商业规则,艺术有艺术规律。有效人群,服务群体,利益获得和展览目的,都是可以算清楚的。小姐出台与贞洁牌楼都有各自的社会性。但性价比盘算使所有混乱为一团,各方皆不满意。地产商的地块诉求和小画廊小清新装饰墙面在各自层面都好,但混乱用粗放或精致的装饰画充前卫艺术就要商確了。学术混乱为江湖,无基本概念认识无逻辑体系。而社会的审美也无规则,再用所谓学术的粉饰妆点。

艺术对社会影响最大的还是对公共空间的介入。当代艺术的在地性和传播性会马上体现。随马云某宝与快递业的兴起,大型商场哀鸿遍野,引入餐饮、活动秀、艺术展示成为救命稻草。其实罪不在马云。

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刚好做到前膽与启幕的没有马云也会有张云、李云。这与艺术大师和时代共振是一样的。我们从2012年就开始做“体验式商业研究”和85,90,95代人群消费习惯研究。现代人群消费由于网络的便捷和物质的丰富,已经不再忠于物质本身了。而更看重与自身情感有联接的体验消费。多数购物中心的零售、餐饮、娱乐,已经占3:4:3的比例分配,旧零售体系凄惨。

中国社会在漫长的历史中一直是现实的世俗社会。

信仰的缺失,使我们需要不断被供给的新技奇巧刺激。而简单由国外拿来的公共艺术,新媒体装置是很难与国民心理恰如其分共振交流的。任何新奇互动平台超过开幕的新鲜,很快就会被遗弃。所以面对项目,要从所谓艺术家身份跳开,真正进入社会研究。也要了解项目的商业规则、商业目的、艺术的实现途径、新媒体技术的扎实落地以及创意的量身定制和创意内容的不断更新。我们看好新媒体艺术形式进入公共领域。它可以避开民众的审美混乱,不存在看不看得懂的问题。而互动的尊重原则会带来大众的平等意识与尊重心。当然,大写人的独立思考是存在和争取的。实现了,协商讨论才有进步的可能性。系统跨界人才要好于江湖堂主式的策展人。像三亚打造的当代艺术酒店,许多作品与室内外空间毫无关系,一挂成展。北京早年成名的某某地艺术商业中心,充满了光电污染,整个空间与艺术品和商业如东南亚中国古董店般混乱溢满。好在现阶段受众一样判断混乱。但时代发展很快,公共领域的艺术一定要系统化,明确,有规则。堂主式策展,老总的情怀发散,小知识分子艺术家的自得式引领都不可靠。

屏幕快照 2017-05-03 上午11.04.37

当代艺术中的传播性非常重要。而利用现有公众平台远比自媒体式网红传播覆盖面更广。近期,我合作的团队携加拿大H+科技公司与北京电视台导演组配合做了北京春晚3D全息互动项目。一方面艺术创意和高科技研发密切配合,另一方面自问,有什么艺术展可以一晚赢得近亿普通民众的围观?这种传播性反过来还会带给艺术家极大的震撼。

屏幕快照 2017-05-03 上午11.04.44

北京春晚全息互动

忘掉几个层面的交错虚念,忘掉艺术家内心的小清高,面对真实的社会做研究。我们可以在信息社会不断发展中触及未来,并在平台和资本的筹建实践中保持对固有思维的反叛(不做行活)和国际视野。当下非常可惜,国内艺术家已经很难称得上是在社会中保持思维前沿的群体。

实战工作中,与优秀人群的跨界合作,互相学习成为必然。比如眼下正在实施的,我们成都地产项目的策划。艺术方面新媒体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第一重要的是人群“动线”,人的流动与环境关系。特别成都地区有效人群的消费方式,文化特点。并不是泛泛一句“慢生活成都”的平庸思维就完了的,要体会更具体的成都人移步即景的平面消费习惯。而对商业有效人群的重视,使我们将艺术创意品味更加细化。考察出宽窄巷,太古里的旅游观光人群和消费人群的停留互扰关系,做更贴心的创意服务。

屏幕快照 2017-05-03 上午11.06.03

成都水璟唐

在具体的新媒体餐饮板块中,创意内容与新媒体技术是贴切,并为所在空间,盈利后厨,乃至特色菜品服务的。才能真正将新媒体艺术与硏发,和项目策划实施形成一个系统化指挥。也算当代艺术中的“在地研究”吧。

实战项目中我是坚决反对资本方投资人的情怀——建设美术馆的。国内地方政府地产商建设的美术馆,在第一笔资本砸完后,能自负盈亏的几乎没有。而目的无非是带动人气与炒热地皮。我国现行政策下,那种国外大企业因国家制度为退税而投身艺术建设的,应该还不存在。我们的策划案正是针对各阶层人群。不要指望卖假版画、假艺术衍生品来经营。直接开发受众内心的艺术启蒙,也变相嘲讽了国内山寨艺术家的小聪明。

抓住一个地区的固定人群,自然带来可持续的影响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公共艺术空间。强调体系研究并不只是明确目的性。更重要的是在大视野下各团队领域的协同,提升时代意识。

比如乌镇的艺术、文化、资本的营造,依托上海、苏州、杭州的黄金动线拉动有效人群。想一想国内多少因在城市人际罕至之地而荒废的创意园、文化区、美术馆、动漫中心、孵化器吧。乌镇艺术层面,利用本土文化环境吸引的国际级艺术家的在地双年展也至为成功,对在地居民、现代感、资本的综合系统运营能力也成为经典。

新时代的来临有技术的推动,但任何时代高新技术的涌现,所促成的社会思维变化实际还是人的问题。判断社会项目、经济模式的成功与否,也是看它们对人的细分化服务、把控、引导提升能力。艺术是我们人对社会态度的反映。看透表象预言级的高些,迎合社会现况的低些,讨好服务型的叫工具或商品。

当代艺术是一种时代的思维。它不仅仅是组织艺术语言的能力,也与当下信息时代调动资源促进社会发展的综合能力相交和。对艺术家而言,国内提出的“跨界”还只是技术层面的。当代艺术时代需要的是如达.芬奇一般大写的人。在对世界研究领悟内核中,利用发展所有的资源技进行探索,并用艺术记录下这一时代的思索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