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读书
  • /
  • 观察 | 女性俱乐部的前世与今生

观察 | 女性俱乐部的前世与今生

许多女性都必须在男性世界里杀出一条生路,所以这样一个层面的交际圈会让一些加入俱乐部的女性从中获取慰藉,放松身心。同样的女性俱乐部发展都是在布满性别歧视、差别待遇的荆棘之路上艰难前行。不过现在它们正在向下一个层面发展,通过这种方式,这种交际圈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在这个世界中创造价值。

女性俱乐部的发生是从何而来?

俱乐部的雏形源于欧洲贵族生活,如凡勃仑在《有闲阶级论》提出的“有闲阶级”的概念,处于社会上层,财富和权势世袭而来,无须工作的贵族们发展出了以俱乐部为代表的超前消费主义文化,俱乐部从此就成为英国上层社会社交和生活的场所。

随着资本主义崛起,封建贵族势力消亡,仅限贵族参与的俱乐部逐渐放开限制,以19世纪鼎盛于欧洲的法国Salon为代表,上层社会的贵族名媛邀请作家、诗人、画家等聚会一堂,虽然那个时代这些人大多以贵族为主,但法国Salon参与者多少打破了血缘家族传统,而以职业身份作为加入俱乐部的考量,不过就其起源而言,大抵还是与法国悠闲无聊的贵族阶层兴起有关。例如在法国历史上声名鹊起、褒贬不一的路易十六之妻玛丽皇后,曾组织过小型的女子社团,而在场的成员都是名门贵族的大家闺秀,虽说他们聚在一起也只开开茶话会,聊聊如何与君王男性相处,但是却是开创了女性社团俱乐部的先河。

随着时代的更迭,人们的思想在日新月异的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女性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男性眼中的花瓶玩物,更要有自己的地位与独立思想。就这样,世界上第一批女性俱乐部或者小团体的社团组织在法国发生,比如当时越来越多的艺术沙龙,著名的沙龙女主人无形之中成为巴黎艺文界中的仲裁者,以女人为中心的沙龙也为女权解放提供了一个途径。

而随着女性的影响力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女性俱乐部或组织团体出现。她们代表了女性独立坚强的一面,代表了女性在所处的社会角色中能够独当一面的风采。她们打破了女性在世人心目中花瓶的印象。

现代女子俱乐部的成型

在2014年的春天,闻名世界的英国皇家赛艇队全体会员通过了一项决议,允许女性加入俱乐部。要知道,英国皇家俱乐部不仅仅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赛艇俱乐部,还是入会制度最为严格的俱乐部之一。它在成立的200多年历史以来,从未允许过任何女性加入俱乐部,即使尊贵如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也曾经皇家赛艇俱乐部严词拒绝。但是现在,这项决议改变了历史。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09-09-%e4%b8%8b%e5%8d%882-41-49

享誉全球并以举办每年一度的美国名人赛而闻名的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曾经拒绝过美国许多名人大亨,而对女性会员也是绝口不提。但是在近几年却悄悄松了口,犹犹豫豫的开放了女性嘉宾前往俱乐部打球的途径,要知道,这可是一家会员曾有过美国前国务卿国会议员的俱乐部。奥古斯塔早已不是朋友相聚享受高球乐趣的地方,而是社会权贵的集中地,在这里可以达成交易,甚至可以使国家政策受到影响,因为美国的外事官员中有19个是奥古斯塔会员。

从历史发展来说,俱乐部的组织模式与高尔夫球运动相结合的时候,俱乐部的文化传统仍被遵循着。直至今天,世界著名的高尔夫俱乐部里,一切还是遵循着古老的传统,如圣·安德鲁斯、奥古斯塔、柏树岬、香港粉岭等私人俱乐部,他们都有严格的入会审查制度、邀请制、黑名单和“非会员不得入内”等硬性规定。而近年来,也都悄悄对女性会员的到来做了很多准备。

许多在国内牛哄哄的富豪,都有在美国吃过私人高尔夫俱乐部“闭门羹”的经历,这一点并不新奇。据报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泰格·伍兹也都曾经有过类似被私人俱乐部拒绝到访的经历。

2012年时,97%的财富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宝座和84%的公司董事会席位仍由男性占领,一些商界女性十分警惕,惟恐交际圈有孤立隔绝之虞。在这个性别依旧不甚平等的现代社会,在诸多精英俱乐部将女性拒之门外的时刻,女性,在以这样的方式,践行着自己的坚毅与自强。于是,伯利兹俱乐部应运而生,一个俱乐部会员全部为女性成员的俱乐部组件完成。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09-09-%e4%b8%8b%e5%8d%882-42-07

这个全部由女性组成的俱乐部,成员来自政府、金融、技术行业等等多个领域,她们组成了罕见的,全球性的权力精英群体。每一位新成员都是由老会员发掘并推荐入会的,这一点倒是与传统俱乐部的入会规矩无二。

这个组织就是伯利兹小丛林俱乐部。如果你之前从未听说过,不要紧,你不是一个人。

伯利兹俱乐部成立于13年以前,组织的运作大多隐匿于地下,低调而神秘。俱乐部首次真正地获得公众的注意是在2009年。当时,因为在其125位左右的成员名单中,现任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的名字赫然在列,该组织声名大噪。尽管伯利兹俱乐部行事低调,但它的发展却非常迅速,现在,它俨然已是全球老女孩的终极俱乐部。伯利兹俱乐部的一些成员也正在致力于完成自己的使命:白宫计划(White House Project)。该计划的目标是让一名女性当选美国总统。

也许有人会说,伯利兹俱乐部的理念未免有精英主义之嫌。不过会员们会这样反驳——成员们都来自不同的宗教、种族、社会经济背景、政党,另外,为了构建一个可靠的社区,成员和成员之间需要建立联系。她们表示面对的那些问题,也许是普通女性一辈子都不会遭遇的,组织的建议和支持之所以弥足珍贵,是因为俱乐部成员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姐妹们”聚会,跟我们之前讲到过的男性精英俱乐部有何不同呢?

文:化一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