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headlines

阅读没有“碎片化”,只是你懒于思考

我们的“碎片化阅读”
“碎片化阅读”概念的兴起和随之而来的批判大概始于微博时代。
小小的框子里,斟酌良久,刚小心翼翼敲进一个字,右上角的数字便即时减小:还可以输入139字。之后更是随着不断增删修改,那个数字时大时小,甚至会左右你要发的内容。短短几分钟,几十甚至上百条信息就从眼前划过。放下手机,关掉网页,感觉好像知道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收获。
当然,网民们信息狂欢的背后一直有讨伐“碎片化阅读”的声音。
即使阅读一篇两三千字的文章还是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睡前躺在床上一两个小时就能刷完不同主题的几十个订阅号。长微博和微信阅读依旧摆脱不了“碎片化”的本质。
“碎片化”一直存在,批判本身就是悖论
但是,“碎片化阅读”绝不是网络时代的新生产物。
移动网络没有普及前,谁没有过在餐厅或者美容院理发馆等位时翻阅杂志的经历?杂志上的文章长不过两三千字,图文并茂,一扫而过,随手翻页,这样的阅读算不算“碎片化阅读”?发行量巨大的各种日报晚报,《读者》《青年文摘》等杂志,又有哪个敢说自己的内容不是碎片化的?读者们每天每月翘首以待的,付费阅读的不都是碎片化的内容?
碎片化阅读一直盛行,只不过是网络使得信息的获取更加便捷和廉价,从而使碎片化阅读更加普及,但“碎片”的质量却越发良莠不齐。
那些痛斥碎片化阅读危害的人,洋洋洒洒分析了几千字。读者几分钟阅毕,感觉说的真有道理,点赞转发完,又继续去朋友圈和订阅号刷“碎片”了。
说到底,批判者们痛心疾首颇具正义感创造出来的,也不过是与批判对象一样的“碎片”。
“读书”就不是“碎片化”了?
说到不属于“碎片化”的阅读,最受认可的标准答案大概是:认认真真阅读一本书。
但是完整地读完一本书就真的不算碎片化阅读了吗?
就说《论语》,孔子语录摘出一两句来,道理深厚,朗朗上口,基本可以归为有干货的段子,金句。
民国时期大家们的散文,杂文,一篇篇下来,大都是碎片化的,所以才有散文集,杂文集还有诗集。
如此说来,最不碎片化的形式大概就是小说了吧。
也许是教育的原因,在很多中国人的观念里,小说是用来满足猎奇心的,着实难登大雅之堂。
但偏偏很多优秀的作品都是小说的形式。所以即使进行的是完整的阅读,也并不能意味着你的收获比碎片化阅读更多。因为当你思维的广度达不到,容易无意中把内容单薄化。

“碎片化阅读”是把双刃剑
所以说,阅读的主体从来是人,碎片化阅读也不例外。
鲁迅曾这样解读《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同样,“碎片化阅读”的利弊也是件因人而异的事情。这种阅读方式的盛行意味着我们可以无比便捷地获取信息。
若是不加选择,又不假思索,那确实可以尽享碎片化的弊端:思想变得狭隘,知识结构不扎实,无法进行深度阅读⋯⋯
但是拥有辨别和选择能力,运用得当的人,自可以从中获利——利用碎片化阅读建立起自己知识体系的广度。
每一次碎片化阅读都是一次自我学习。当遭遇不同观点,很容易引发思考,做出客观判断,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潜移默化中就慢慢拥有了独立思考和分辨是非的能力。

屏幕快照 2016-06-21 下午03.00.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