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雪“呆”律师与高尔夫

常年的高尔夫生涯把陈雪的皮肤晒得黝黑,T恤衫的领子总是立着,透出他骨子里的“不忿儿”,律师生涯让他以往活在一个规矩套子里,而在高尔夫球场上仿佛激活了他的天性,使他进入了自由自在的境地。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24-%e4%b8%8b%e5%8d%881-26-10

陈雪眼中的高尔夫球与其他运动有许多不同之处,最大的特点是没有直接的对手。每个人其实都是在与自己比赛,所有的努力并不是为了战胜别人,而是为了战胜自己。

老子说:“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一个能战胜自己的人才是强者。高尔夫正是一个战胜自己的游戏,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认识自己和了解自己的过程。

多年沉淀,陈雪早有自己的高尔夫心经:高尔夫还有一点要做到的是,把目标放在心中而不是眼中,如果要让球按预设的方向前进,就必须做到在击球的过程中不能抬头看目标,只能把目标放在心里。因为人的头起着中轴的作用,即使有丝毫的偏移都会改变球的飞行轨迹,所以只要确保动作的完整,等整个击球动作完成后才能抬头,结果一定是完美的。听他所说,仿佛能看到他挥杆击球的动作一样。

“人们通常都急切地想知道结果,而忘记了结果只不过是我们做了正确行动之后的附带品。好比创造财富的时候,人只要把目标放在心中,专注地把每个动作做好,结果自然就会好。把目标放在眼中的人,容易变得急功近利,无法保证品质。”陈雪进一步说,“我与一些朋友曾分享过球场上的人生百态,如果你想快速了解一个人,约他打一场球很容易就知道了。因为高尔夫就是人生的缩影。在一场球的过程中,我们将有机会看到同伴是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和处理各种场景,平时不显现的性格会在无意中暴露出来,我们也大致能推断此人在现实的人生中是什么状况。我们能看到整个过程中,有人力求表现自己,一颗不安的心和波动的情绪如何让人频频失误,越执着就越打不好,有的摔杆,有的埋怨,有的责备球童,也有些人能平和、沉着、享受并从容面对各种险情。”

如果你已经对自我人格有所了解和体悟并做到自我控制,那么,你就更容易以平和的心态和行为仔细领会内心深处的欲望和恐惧。”

一个“呆”律师

20世纪90年代初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陈雪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法院系统,并成为重点培养对象。然而时年24岁的陈雪,不甘于法院系统的工作方式,不屈于人际关系的微妙谨慎,便毅然选择了离开,抛开他人眼中的“铁饭碗”,走入律师行业。

陈雪从事律师行业的这10年,他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北京律师圈,他最快从律师助理晋升律师,最后成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鲤鱼跃龙门”般的进步,让年轻的陈雪充满了自信,同时性格沉稳内敛的他,也对律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什么叫律师?难道就是整日与法律打交道的人吗?陈雪做出了回答:“不是。”他解释到,作为一个律师,一定要决胜于法律之外。也就是作为一个律师,拼的不只是法律知识。如果有人想在律师这个行业脱颖而出,法律知识是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的东西。然后,首先得“是一个人”,其次得“是一个好人”,要善良,有同情心,有正义感,最后必须得“是一个有能力的好人”。只有具备了这些条件之后,才能成为一个律师。否则的话,只能成为一个“匠”或者“工”。陈雪在讲到这里时,表示他一直认为在律师行业,是分“律师”和“律匠”的,只有一个律师明白了自己身上应该具备什么素质,才能知道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律师。但是如果连“人”都做不到,又怎么能够去做“师”呢?律师是一个跟人打交道的职业,是一个社会角色,是一个帮助人的角色,那么就要帮助别人,就得具有能力,而且,律师是要和社会各个行业的人以及各个阶层的人打交道的,所以就要必须要求是一个“杂家”。

“什么都要懂,既要懂哲学,又要懂美学和宗教,什么都要懂。必须具备很多常识。”陈雪认为这就是一个律师具有的专业素养。

陈雪有趣地打比方说,做一个律师,就一定得做“呆”律师。面对记者的疑惑,陈雪解释道:组成“呆”字的这个“口”是脑袋,里边是知识,这个知识就得包含所有东西,例如基础知识、专业知识、自学的知识,甚至包括自己看的书、自己的思考,都在里边。没有这个“口”就成了“木”,就像作为一个律师,如果你没有头脑,那么就是个“木头人”;而组成“呆”字的这一“竖”,简单说就是做人。一个人能不能立起来,又靠什么立起来,其实就是每个人的人性。作为一个律师,不能成为一个为钱为目标的挣钱工具,得有人性。这一“横”就相当于人的两只手,律师需要一手抓客户,因为它本身是服务行业,一个律师得掌握自己的服务能力,另外一只便是社会活动能力和社交能力,律师在工作中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所以得有出色的交流能力;一撇是律师的学习能力,学习能力不单单是书本是考试,还取决于有没有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欲望,律师要不断接受新鲜事物,要吸收新鲜事物带来的冲击,所以做律师应当是一个好学之人。最后这一捺是律师的思考能力,吸收完知识,怎么学以致用,取决于思维的广度与深度,每个人的思维都是惯性的,作为律师就得要求思维不只是一个套路,必须要因事而变,因形而变。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师”。

1999年偶然的机会接触到高尔夫这项运动的陈雪,同样认为高尔夫球是一项有关“心智”的运动,重要的是“自己战胜自己”。在他17年的高尔夫生涯里,他作为一个业余高尔夫选手,参加过太多国内外大大小小的业余比赛,拿过冠军,也有过成绩不理想的时候,有过“一杆进洞”,也有过让自己啼笑皆非的失误,而他认为高尔夫这项运动,就像他原先的工作一样,是一个人类衡量自己内心的“标杆”。

每一个球洞都好比是人生中的某个小目标,18个小目标连起来就成为一个大目标。途中你有机会享受清秀的小山坡和池塘风景,或者要面对崎岖险峻的山岭。当中你要面对和处理各种棘手的情况,并在不同的险情中把球击出去。带着十多支球杆作为工具,击球的地形无时不在变化。有时候登上山坡俯瞰宽敞的球道,有时要站在低洼丛林中,朝着被山坡遮挡的目标击球,还有的时候你要准确把球打到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上。当中我们除了要根据地形判断策略,还要考虑目标方向和草生长的方向,当然还有配合工具的选择。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决定,从球袋中选择自己准备用的球杆,然后沉着冷静地完成每个动作,将球平稳地打到预想的目的地。

游戏其实不简单

高尔夫更多的是成年人之间的游戏,很多人在年纪小的时候没有玩够,现在便可以在闲暇时间痛快地玩起来,甚至有人打着球就能把工作完成。”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6-10-24-%e4%b8%8b%e5%8d%881-27-02

记者:您参与的高尔夫社团或者球队中,做得好的有影响力的社团或者球队是因为什么?

陈雪首先,大家都爱玩高尔夫球,热爱这项运动。其次呢,球友之间都能遵守良好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是大家之间都认可并且愿意去接受的。再次,大家伙儿之间都能互相玩得开心,并且目的一致,气氛愉快。

记者:那就是在球友当中有个影响力比较强的人或者组织来运作这些,对吗?

陈雪:对啊,大家能在一起玩,首先得有个带头的人。而这个带头的人呢,也是自己很喜欢打高尔夫球或者看高尔夫球,对高尔夫这项运动感兴趣。这样就能影响周围的人,使得大家能互相交流,一起打球。

记者:那您说的这个良好的并且能让大家接受的规则是什么? 

陈雪:不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需求,对这个规则的要求也不尽一致。高尔夫这项运动是得有一定经济支持才可以去玩的,比如有的俱乐部就会相对倾向于花费少一些的会员,组织活动的场地尽可能离所在的城市不太远,这样才能让这项活动在人群中进行下去。

记者:那球友们打球比赛之中,除了能获得奖金以及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心情,还愿意获得些什么?

陈雪:荣誉吧!虽然球友们的工作不同,职务不同,扮演的角色不同,但是大家都是打心眼里愿意为所在的球队争得一些荣誉的。

记者:您也去过很多国内外大大小小的高尔夫球场,很多高尔夫球队和俱乐部也是依托球场而组织建立的,您觉得衡量一个高尔夫俱乐部的依据是什么?

陈雪:高尔夫球场不单单是找块地势好风景好的草地就能建立的,它是有很多标准可以衡量好坏的。首先球场的设计一定要标准,一定要有特色,这个特色取决于球场的建立者和投资人。其次,很多硬件必须满足高尔夫运动爱好者的需求以及高尔夫球场的硬性标准,例如对草皮的要求等等。但是我个人觉得,衡量高尔夫球俱乐部的最佳依据是每个高尔夫球场的服务,这个服务是很有弹性的,但是也是和球场受欢迎度成正比的。

文 | 化一梵  摄影 | 雅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