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艺术
  • /
  • 中国现代油画艺术拓荒者——“决澜社”

中国现代油画艺术拓荒者——“决澜社”

一伙人志趣相投,组个社团,可以玩得更嗨,但在民国期间,有这么几个热血澎湃的青年和一位大叔,创了个现代派油画组织——决澜社。一言不合,这个“决澜社”就成了中国现代油画艺术拓荒者,也是民国艺坛最璀璨的那束焰火…
“环绕我们的空气太沉寂了,平凡与庸俗包围了我们的四周,无数低能者的蠢动,无数浅薄者的叫嚣。我们往古创造的天才到哪里去了?我们往古光荣的历史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整个的艺术界只是衰颓和病弱。”这是《决澜社宣言》。
庞薰琹《地之子》,有感于江南大旱
1932年,弃医从画留法归来的庞薰琹、文坛和画坛兼修的倪贻德、日本归来的丘堤、画风大胆热烈的梁白波、不惑之年却功成名就的印象派大叔王济远等,风格迥异的油画家们,想要在当时的画坛闯出一片天。他们说,挽狂澜于既倒,要给颓败的现代中国艺术一个强大的波涛。
新文化运动以来的20年间,中国艺术受着西方近二三百年来各类艺术思潮的影响,中国传统和西方艺术相交杂,流派纷杂。30年代的画坛生机勃勃,西方油画方兴未艾。当时的艺坛画派包括:重视传统和基本功的学院派、追求“现实主义”的写实派、追求光与色的“客观主义”印象派、以塞尚梵高高更为代表强调作者自我感受的“主观主义”后印象派、西方从二十世纪初发展起来正流行的现代派,包括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达达派、表现派等。
但中国艺术界对西方艺术的整体认识依然模糊混乱。一方面,很多画家对于塞尚之后的现代派并无清晰认识,学院派依旧一家独大,有些作品虽具写实但少有深意。另一方面,在现代派倾向艺术创作仅有的沿海城市,如上海、杭州、广州,其中产阶级虽然物质生活已经西化,但并未领略过真正高质量的西方绘画,迎合其口味的月份牌画依旧充斥市场。
民国的现代派油画家们坐不住了,面对国家内忧外患,画坛饱受西方百年艺术浪潮冲击,流派杂乱的景象,个人力量始终单薄,对现代派油画的爱好和想做出一番事业的使命感集聚起风格迥异的艺术家们,以社团合力来宣扬和践行现代派油画艺术,通过定期举办大型画展和活动,以期对世人有所贡献。虽历史维艰,但团体所聚合起来的洪荒合力,依然做成了一些事情。至1935年,“决澜社”共举办四次画展,参加过”决澜社”活动及画展的盟友众多。“决澜社”成为民国艺术界影响最深远的团体。
1933年决澜社第二届画展
1934第三届画展海报
30年代的西方艺术界,后印象主义还未远去,现代派风格已然热火朝天。“决澜社”所行现代派油画之事,大致与西方艺术界的主流风格同步,但对于中国艺坛来说,风格却激进得多,有点“为艺术而艺术”的超前主义,然而这群勇猛热血的中国青年,终究在混乱的民国画坛竖起了现代派油画的大旗。

20、30年代中西方油画风格比较
《人物》林风眠.30年代.较西化的传统中国画家
《丘堤女士像》庞薰琹.30年代.“决澜社”代表
  《Paradise.》马塞尔 杜尚.1910-11.西方现代派代表人物
庞薰琹在其回忆录《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中写道:“究竟因什么目的要组织决澜社,这个问题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我想大体上有几个原因:一,这些人都是对现实不满的,这从宣言上也看得出来;二,谁都想在艺术上闯出一条路来,个人去闯,力量终究太单薄,所以需要有团体;三,这些人都不想去依附于某种势力。在艺术思想方面,一开始就明显,个人有个人的看法,不过有一点基本上市相同的,比较喜爱从西欧印象派以来的一些绘画作风”。
在今天的艺术家们眼里,或许“决澜社”的画作无法堪当“大作”,甚至今日享负盛名的民国画家也是林风眠、张大千、齐白石、李叔同、赵元任、徐悲鸿等偏传统的画家。或许是“决澜社”风格太过激进,或许是当时的内忧外患和政权变迁不足以支撑现代派油画这个新新事物的发展,“决澜社”的画家们终究只是民国艺坛的一束焰火,却最是璀璨,也当之无愧成为中国现代油画艺术的拓荒者。
不论哪个时代,想去成就怎样的事业,团体之合力远超个人。以和谐自由的俱乐部形式,在圈内结盟,共同的使命和价值观,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

实习记者 王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